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38-注册送38体验金-2017注册送白菜

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最年轻的太皇太后/史上最年轻的太皇太后年仅15岁!汉朝皇后上官氏

作者: | 人气:3 | 时间:2017-09-13

一 : 史上最年轻的太皇太后年仅15岁!汉朝皇后上官氏

西汉昭帝刘弗陵皇后上官氏,夹在祖父与外祖父两大权臣斗争中,却始终稳坐皇后宝座。汉昭帝死后,豆蔻年华的她便独守空房。之后,她又成为太后、太皇太后,被尊为太皇太后时年仅十五岁,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太皇太后。

上官氏,陇西(今甘肃省天水市西南)人,生于公元前88年,祖父是左将军上官桀,父亲是桑乐侯上官安,外祖父是大司马、大将军霍光。

公元前87年(后元二年)二月,汉武帝驾崩,年仅八岁的皇太子刘弗陵继位为汉昭帝。昭帝年仅八岁,未谙世事,于是,群臣商量决定由鄂邑公主养护昭帝,并以昭帝的名义下诏,尊鄂邑公主为鄂邑长公主,让她入住皇宫,养护昭帝。

汉武帝遗命霍光为大司马大相国,金日磾为车骑将军,桑弘羊为御史大夫,上官桀为左将国,共同辅佐皇太子。霍光掌握了朝廷大权,帮助汉昭帝继续采取休养生息的政策,减轻税收,减少劳役,把国家大事管理得很好。霍光的女儿嫁给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为妻。由于这层关系,在朝中,上官桀的权势仅次于霍光。

尽管已权势熏天,上官父子犹不满足,寻找一切机会千方百计往上爬,他们讨好昭帝的姐姐鄂邑长公主,并取得信任。


汉昭帝年十二岁拟立皇后,鄂邑长公主为其选后,经挑选,最后,鄂邑长公主看中了一个姓周的女孩,打算让昭帝娶其为后。上官安的女儿当时年仅六岁,上官安早就有心让女儿入主后宫,上官桀更是如此,父以女贵的这个道理,这聪明的父子自然明白。上官父子见公主选了周家女儿入宫,上官安便风风火火地去找岳父大人霍光,恳求岳父出面,让自己的女儿,即霍光的外孙女入主后宫。霍光也有他的打算,一来他觉得昭帝还乳臭未干,还不到立皇后的年龄;二来外孙女也太小,另外,他也不愿让上官安的后代做皇后(尽管是自己的外孙女),恐上官家族权势太大,故没有答应。

上官安的妻子霍氏(霍光的女儿)仍不死心,知道汉昭帝是他的姐姐盖长公主(即鄂邑长公主)养大的,对盖长公主的话,言听计从,更通过盖长公主的情夫丁外人的关系,上官安讨好地对丁外人说:“听说公主有选立皇后的打算,我有个女儿,容貌端丽,请长公主垂爱。这事成与不成,全仰仗阁下。汉家惯例,列侯尚公主,阁下何愁不封侯?”丁外人大喜,这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心想凭自己与公主的关系,这还不是小事一件吗。于是他马上去找鄂邑长公主,长公主对丁外人向来是言听计从,于是二话不说遂改初衷,答应立上官女为皇后。

于是,六岁的上官氏被迎入皇宫,封为婕妤。婕妤是后宫中的第三等级,位次于皇后、昭仪,位视上卿,爵比例侯,于公元前83年,上官氏封为皇后,成为汉代年龄最小的一位皇后。

史上最年轻的太皇太后年仅15岁!汉朝皇后上官氏_太皇太后

女儿能得以册封皇后,上官父子自然十分感恩丁外人。上官安天天去为丁外人求封,霍光就是不答应。无奈上官安只得退一步恳求霍光给丁外人封一光禄大夫,霍光仍不答应。上官父子极为恼怒。盖长公主听说霍光拒绝封她的情夫,认为是不给她面子,也对霍光甚为怨恨。

两股反霍光的势力从此合流。上官桀父子、盖长公主都把霍光看作眼中钉,他们勾结燕王刘旦,设法陷害霍光,欲除之而后快。机会还真来了。汉昭帝14岁那年,有一次,霍光检阅羽林军(皇帝的禁卫军),还把一名校尉调到他的大将军府里。上官桀他们就抓住这两件事,假造了一封燕王的奏章,派一个心腹冒充燕王的使者,送给汉昭帝。

这封奏章弹劾霍光道:“霍光去了长安东的广明亭检阅御林军,道上驻跸,太官供备的包含,僭用了礼仪;他任人唯亲,长吏杨敞无才无功,却封其为搜栗都尉;霍光专权自恣,擅自调动校尉。臣怀疑他图谋不轨。臣愿归王玺,宿卫京师,保卫皇上。”

汉昭帝接到那份奏章,看了又看,把它搁在一边。第二天霍光要进宫朝见,听到燕王刘旦上书告发他的消息,吓得他不敢进宫。汉昭帝吩咐内侍召霍光进来。霍光一进去,就脱下帽子,伏在地上请罪。

汉昭帝说:“大将军尽管戴好帽子,我知道有人存心陷害你。”

霍光磕了个头说:“陛下是怎么知道的?”


汉昭帝说:“这不是很清楚吗?大将军检阅羽林军是在长安附近,调用校尉还是最近的事,一共不到十天。燕王远在北方,怎么能知道这些事?就算知道了,马上写奏章送来,还来不及赶到这儿。再说,大将军如果真的要叛乱,也用不着靠调一个校尉。这明明是有人想陷害大将军,燕王的奏章是假造的。”

在场的大臣听了,没有一个不佩服少年汉昭帝的聪明过人。霍光更是对少年天子为他洗去冤屈而感激涕零。

皇帝最反感身边的阴谋了。只见汉昭帝把脸一沉,对大臣们说:“你们得把那个送假奏章的人抓来查问。”上官桀怕昭帝追查得紧,他们的阴谋要败露,对汉昭帝说:“这种小事情,陛下就不必再追究了。”

打这儿起,汉昭帝就怀疑起上官桀这一伙人来。但权迷心窍、丧心病狂的上官桀等并未就此罢休,他们偷偷地商量好,由盖长公主出面,请霍光喝酒。他们布置好埋伏,准备在霍光赴宴的时候刺死他,又派人通知燕王刘旦,叫他到京师来。

史上最年轻的太皇太后年仅15岁!汉朝皇后上官氏_太皇太后

一不做,二不休。上官桀还打算在杀了霍光之后再废昭帝,由他自己来做皇帝。不料,他们的阴谋被稻田使者燕仓听到,后又奏告昭帝与霍光,昭帝与霍光发兵,果敢地逮杀上官父子、丁外人,燕王刘旦、鄂邑长公主自杀身亡。

其时,上官皇后年仅八岁,没有参与祖父上官桀的阴谋活动,加上她是霍光的外孙女,所以不但保全了性命,而且皇后的凤冠也没有被摘掉,这场政变后,朝政安定。霍光大获全胜,他的政敌在这场政变中均被铲除,从此他的权力更大了。

为了延续霍氏家族与刘氏家族的皇亲关系,霍光急于想让外孙女生个皇储,此时宫廷的一切大权全由霍光把持,所以大臣和御医都看霍光的眼色行事,他们领会霍光的意图,马上上书昭帝,建议皇帝除上官皇后外,应当少近女色才能保证龙体安康。于是他们让皇后下一道命令,为了龙体圣安,后宫的宫女不得侍宿皇上,这样除了上官皇后外,后宫佳丽无人侍宿昭帝。可惜,虽然上官皇后专房擅宠,却未能如愿以偿为昭帝生儿育女。


公元前74年(汉昭帝元平元年),刘弗陵还没来得及尽展其雄才大略,便病逝于长安,年仅20岁,葬于平陵(今陕西咸阳市西北13里处)。因为没有儿子,遂立汉武帝的孙子昌邑王刘贺(李夫人的孙子)为帝,尊上官氏为皇太后。移居长乐宫。

行事十分荒唐怪异的刘贺只做了27天皇帝,就被霍光废去,成了中国历史上最短命的皇帝。霍光另立戾太子(汉武帝太子刘据的孙子)刘病已为汉宣帝,刘病已改名刘询,刘询是汉武帝的曾孙,上官氏论辈分是汉宣帝的祖母,这样,上官氏年仅15岁,就尊为太皇太后,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太皇太后。

从此,上官太皇太后不问政事,在长乐宫中颐养天年。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守寡近40年的上官太皇太后寿终正寝,时年52岁。与昭帝合葬于平陵。

二 : 张居正这个人(二十一·大谜团:和年轻的皇太后是否有奸情·之五)

张居正这个人(二十一·大谜团:和年轻的皇太后是否有奸情·之五)

建立在心理分析和纯粹逻辑推理基础上得出的结论,是不能完全令人信服的。对此,我是清楚的。

那就必须拿出些证据。

可是,如前所述,以张居正和李太后这样特殊、敏感的身份,做出这样暧昧的事情,怎么可能会留下什么证据呢?

然则,不能忘记我们中国有这样几个成语(古训?),所谓做贼心虚,又所谓欲盖弥彰,还有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

找出蛛丝马迹还是完全可能的。

说张居正和李太后是政治上的夫妻或者情人,不会有人反对。而且他们的政治蜜月,长达整整十年之久。可谓珠联璧合,亲密无间。用明清史专家韦庆远先生的话说,张居正、李太后和冯保,是“政治铁三角”。而且出人意料的,在张居正当国的十年时间里一直维持良好。这个现象打破了人治官场、威权社会的权力游戏规则,是极为罕见的。

要知道,这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坦荡君子,更不是豪放大气的人,对权力、利益都有强烈的欲望。如果说,在对待高拱(其实是国家正义、健康力量的总代表)问题上,因为利益一致,他们联手行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话;那么,在夺到权力以后,没有发生权力再分配的争斗,以后也没有产生什么矛盾,那就相当令人搞不懂了。

先说李太后。她同意,也可能某种程度上参与了张居正和冯保罢黜高拱的阴谋,冠冕堂皇的理由是高拱总想自己做主,而通不许他们母子做主。暂不说这个理由根本就是站不住脚的,也是公然违背“宪法”(不成文宪法,即所谓成例或者祖制)的,就说这是事实,能够成立,那么,为什么先帝执手托付天下的首席顾命大臣在皇帝年幼不能亲政的情况下,凡事做主是不能允许的;而罢黜高拱以后,李太后却反复强调,凡事通要张居正做主?甚至按照“宪法”,万历皇帝应该亲政了,李太后还是不允许皇帝做主,只能乖乖听张居正的。李太后自己呢?她“有政治识见”,能够“担当决断”,可是,除了管束万历皇帝不许他做主以外,似乎没有看到她有什么政治“决断”。甚至皇帝结婚的事情,她说了,也不算,还是听张居正的。是有过那么几次,李太后似乎有“决断”:张居正要求处决犯人,李太后觉得时机选的不好,不同意,可是,最后都是按照张居正的意见办了。对张居正来说,李太后差不多就扮演着一个称职的妻子的角色(相夫教子)。

有一点不能不特别指出。在当时,对朝野公开的一个事实是,李太后是和万历皇帝同居一室的。

为什么要特别把这个“实事”公之于众呢?这不符合常理。第一,宫闱的事情,尤其牵涉一个年轻的寡妇、堂堂的皇太后的起居,要说是不宜公开的;第二,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公开,对万历皇帝的威信是极大的损害。是的,可以说,公开这个秘密是为了说明李太后管束皇帝不遗余力,要致君尧舜上;可是,另一方面,是不是会让人对万历皇帝的品德、自制能力产生怀疑呢?如果没有母亲和他同居一室,似乎万历皇帝就会胡作非为。这样有损皇德圣誉的事,哪里应该公开呢?而且反复讲,不断提及,有什么目的呢?

那只能说,为了掩盖另一个不可告人的事实。

说白了,所谓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也。

再说冯保。这是个有政治野心的太监。按照常理,张居正勾结冯保,罢黜高拱以后,无论出于什么动机,压抑冯保为首的宦官势力,都是符合逻辑的选择。可是,张居正没有,他对冯保的态度,令人费解(容后单独叙述)。

有一点可以先在这里说说:张居正对冯保,始终是巴结讨好,卑躬屈膝。这和他对待中央高级干部动辄训斥甚至迫害的严峻、刻薄的态度,形成鲜明对照。

那只有一个解释:张居正、冯保和李太后,他们各得其所,各有所求。进一步说,还互有把柄在对方手里。

可以说张居正得到了权力,冯保得到了利益,那李太后得到了什么?有什么动力,可以促使她以抑制自己身为皇帝的儿子、拱手将全部的权力交给并非外戚的张居正行使为唯一的职志?历史上太后压制身为皇帝的儿子的事情有过,但是,不是为了自己行使权力,就是为了自己的娘家人行使权力,或者为了自己的情人面首行使权力。显然,李太后和张居正的关系,超过了血缘关系。是什么关系呢?不言而喻了。

让我再提供一个间接的证据。

李太后的贴身侍女徐氏,也就是一个大字不识的村妇。可是,张居正这个一向标榜赏罚分明并以此作为其执政理念的人物,却对这样一个村妇侍女关照有加。第一,他封(当然是以皇帝的名义)这个村妇为佑圣夫人。别小看“夫人”这个称呼,在那个年代,对一个女人来说,除了沾丈夫的光获得什么夫人的封号,极少有女人有此殊荣!这比男人获得公侯的封爵还要难。更有甚者,张居正还亲自安排,破格升任徐氏的儿子担任锦衣卫的指挥佥事!

这里我得交代一句。在那个时代,当官只能是通过科举考试。中了举人(可以做小官,个别运气好的到最后可以当个市长)、进士的才可以。如果没有这个资格,想当官,不管谁的儿子,那是没有办法的。但是,也有一个恩荫制度,就是对于对国家有贡献的高级领导干部,皇恩浩荡,可以荫其一子为官。不过,一般是一些杂职虚衔,而且多半安排在军队里。像严嵩的儿子严世蕃(应该说这个人很有水平的,尤其善于应对嘉靖皇帝云山雾罩的批语),通过这个途径当上副部长的,简直就是例外了。

瞧瞧,中央主要领导干部的待遇,侍女徐氏居然就能够享受得到!而且,安排的还相当不错。要知道,那个年代,就是中央领导干部的儿子,依法可以享受恩荫的,获得的职位,也未必可以达到这个位置。倘若那个时候可以花钱买文凭,估计这个徐氏的儿子,说不定还可以弄个市长(知府)、省长(巡抚)或者副部长干干呢(张居正当然有这个能力和办法安排的)!

我必需再提醒各位一句:张居正是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的,如果仅仅为了搞好和李太后的政治关系(本来就不错),或者讨好李太后,有必要如此吗?至少,没有必要如此过份吧?

原因很清楚:徐氏掌握他们的秘密;而且对他们的通奸,提供了帮助。这是封口费。

还有,张居正的管家游七,十分招摇(容专题叙述),超乎寻常了。

这些迹象都表明,张居正和李太后有奸情,无庸置疑了。

那么,更大的历史之谜,可以揭开了。

三 : 史上最年轻的太皇太后年仅十五岁

西汉昭帝刘弗陵皇后上官氏,夹在爷爷与姥爷2大权臣斗争中,却始终稳坐皇后宝座。汉昭帝死后,豆蔻年华的她便独守空房。之后,她又成为太后、太皇太后,被尊为太皇太后时年仅十五岁,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太皇太后。

  上官氏,陇西(今甘肃省天水市西南)人,生于公元前88年,爷爷是左将军上官桀,爸爸是桑乐侯上官安,姥爷是大司马、大将军霍光。

  公元前87年(后元二年)二月,汉武帝驾崩,年仅八岁的皇太子刘弗陵继位为汉昭帝。昭帝年仅八岁,未谙世事,于是,(www.66460.com)群臣商量决定由鄂邑公主养护昭帝,并以昭帝的名义下诏,尊鄂邑公主为鄂邑长公主,让她入住皇宫,养护昭帝。

  汉武帝遗命霍光为大司马大相国,金日磾为车骑将军,桑弘羊为御史大夫,上官桀为左将国,共同辅佐皇太子。霍光掌握了朝廷大权,帮助汉昭帝继续采取休养生息的政策,减轻税收,减少劳役,把国家大事管理得很好。霍光的女儿嫁给上官桀的儿子上官安为妻。由于这层关系,在朝中,上官桀的权势仅次于霍光。

  尽管如此的权势熏天,上官父子犹不满足,仍然寻找一切机会千方百计的往上爬,他们讨好昭帝的姐姐鄂邑长公主,并取得信任。

  汉昭帝年十二岁拟立皇后,鄂邑长公主为其选皇后,钓挑选,最后,鄂邑长公主看中了1个姓周的女孩,打算让昭帝娶其为后。上官安的女儿当时年仅六岁,上官安早就有心让女儿入主后宫,上官桀更是如此,父以女贵的这个道理,这聪明的父子自然明白。上官父子见公主选了周家女儿入宫,上官安便风风火火地去找老丈人大人霍光,恳求老丈人出面,让自己的女儿,即霍光的外孙女入主后宫。霍光也有他的打算,一来

他觉得昭帝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还不到立皇后的年纪;二来外孙女也太小,另外,他也不愿让上官安的后代做皇帝(尽管是自己的外孙女),恐上官家族权势太大,故没有答应。

  上官安的妻子霍氏(霍光的女儿)仍不死心,知道汉昭帝是他的姐姐盖长公主(即鄂邑长公主)养大的,对盖长公主的话,言听计从,更通过盖长公主的情夫丁外人的关系,上官安讨好地对丁外人说:“听说公主有选立皇后的打算,我有个女儿,容貌端丽,请长公主垂爱。这事成与不成,全仰仗阁下。汉家惯例,列侯尚公主,阁下何愁不封侯?丁外人大喜,这是两全其美的好事,想凭自己与公主的关系,这还是是小事一件吗。于是他马上去找鄂邑长公主,长公主对丁外人向来是言听计从,于是二话不说遂改初衷,答应立上官女为皇后。

  于是,六岁的上官氏被迎入皇宫,封为婕妤。婕妤是后宫中的第三等级,位次于皇后、昭仪、位视上卿,爵比例侯,于公元前83年,上官氏封为皇后,成为汉代年龄最小的一位皇后。

  女儿能得以册封皇后,上官父子自然十分感恩丁外人。上官安天天去为丁外人求封,霍光就是不答应。无奈上官安只得退1步恳求霍光给丁外人一封光禄大夫,霍光仍不答应。上官父子极为恼怒。

  盖长公主听说霍光拒绝封她的情夫,认为是不给她面子,也对霍光甚为怨恨。

两股反霍光的势力从此合流。上官桀父子、盖长公主都把霍光看作眼中钉,他们勾结了燕王刘旦,想方设法要陷害霍光,欲除之而后快。

机会还真来了。汉昭帝十四岁那年,有一次,霍光检阅羽林军(皇帝的禁卫军),还把一名校尉调到他的大将军府里。上官桀他们就抓住这两件事,假造了一封燕王的奏章,派1个心腹冒充燕王的使者,送给汉昭帝。

这封奏章弹劾霍光道:“霍光去了长安东的广明亭检阅御林军,道上驻跸,太官供备的包含,僭用了礼仪;他任人唯亲,长吏杨敞无才无功,却封其为搜栗都尉;霍光专权自恣,擅自调动校尉。臣怀疑他图谋不轨。臣愿归王玺,宿卫京师,保卫皇上。”

汉昭帝接到那份奏章,看了又看,把它搁在一边。第二天霍光要进宫朝见,听到燕王刘旦上书告发他的消息,吓得他不敢进宫。汉昭帝吩咐内侍召霍光进来。霍光一进去,就脱下帽子,伏在地上请罪。

汉昭帝说:“大将军尽管戴好帽子,我知道有人存心陷害你。”

霍光磕了个头说:“陛下是怎么知道的?”

汉昭帝说:“这不是很清楚吗?大将军检阅羽林军是在长安附近,调用校尉还是最近的事,一共不到十天。燕王远在北方,怎么能知道这些事?就算知道了,马上写奏章送来,还来不及赶到这儿。再说,大将军如果真的要叛乱,也用不着靠调1个校尉。这明明是有人想陷害大将军,燕王的奏章是假造的。”

在场的大臣听了,没有1个不佩服少年的汉昭帝的聪明过人。霍光更是对少年天子为他洗去冤屈而感激涕零。

皇帝最反感身边的阴谋了。只见汉昭帝把脸一沉,对大臣们说:“你们得把那个送假奏章的人抓来查问。”上官桀怕昭帝追查得紧,他们的阴谋要露馅,对汉昭帝说:“这种小事情,陛下就不必再追究了。”

打这儿起,汉昭帝就怀疑起上官桀这一伙人来。

但权迷心窍、丧心病狂的上官桀等并未就此罢休,他们偷偷地商量好,由盖长公主出面,请霍光喝酒。他们布置好埋伏,准备在霍光赴宴之际刺死他,又派人通知燕王刘旦,叫他到京师来。

一不做,二不休。上官桀还打算在杀了霍光之后再废去昭帝,由他自己来做皇帝。不料,他们的阴谋被稻田使者燕仓听到,后又奏告昭帝与霍光,昭帝与霍光发兵,果敢地逮杀上官父子、丁外人,燕王刘旦、鄂邑长公主自杀身亡。

  其时,上官皇后年仅八岁,没有参与爷爷上官桀的阴谋活动,加上她是霍光的外孙女,所以不但保全了性命,而且皇后的凤冠也没有被摘掉,这场政变后,朝政安定。

  这场政变,霍光大获全胜,他的政敌在这场政变中均被铲除,从此他的权力更大了。

为了延续霍氏家族与刘氏家族的皇亲关系,霍光急于想让外孙女生个皇储,此时宫廷的一切大权全由霍光把持,所以大臣和御医都看霍光的眼色行事,他们领会霍光的用意,马上上书昭帝,建议皇帝除上皇后外,应当少近女色才能保证龙体安康。于是他们让皇后下一道命令,为了龙体圣安,后宫的宫女不得侍宿皇上,这样除了上官皇后外,后宫佳丽没人侍宿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