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38-注册送38体验金-2017注册送白菜

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老婆妻子出轨红杏出墙/世界最美王妃为何红杏出墙

作者: | 人气:7 | 时间:2017-09-13

一 : 世界最美王妃为何红杏出墙

很多女人明明嫁得很好,家庭很幸福,人生很美满,但是她还是会红杏出墙,世界上最美的王妃也不例外,那么最美王妃为何出轨,女人们为何都爱红杏出墙呢?下面就跟小编一起来看看世界最美王妃为何红杏出墙吧!

戴安娜王妃

她才是世界最美王妃。可世界最美王妃为何红杏出墙?戴妃本该安于现状,踏踏实实地做一个时代的大花瓶,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虚荣心。偏偏她温驯的外表下隐藏着叛逆的性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法忍受没有爱的日子。假如爱神在宫廷里缺席,那么,她只能到户外去寻觅了。红杏就是这样出墙的:为了拥抱阳光,为了索取雨露。你可以认为戴妃失手打碎了自己。但我想她是有意的,打碎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光环,打碎带有期骗性的爱情童话,暴露出失血的伤口,再不能压抑下去了,否则要窒息。于是,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位王妃进行了一番心迷神醉的微服私访:她变成了十九纪世的安娜·卡列尼娜。一位尊贵的王妃,怎么会爱上一个马夫(她的马术教练)?怎么能打破必须为王子所保持的贞操?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日,王妃在家家户户的电视荧屏上,第一次诉说自己的委屈与辛酸,微笑从她的脸上消失了。我想她并不是在寻找开脱的理由,不是在祈求国民原谅,她实在是为“贤慧温良让”的教条与伪装所累,实在盼望能像任何普通的妇女一样,有倾诉苦闷的机会。

灰姑娘戴安娜如何穿上王妃的水晶鞋

洪烛

西川有一首诗叫《清妃香水》:“在一个没有国王、王后和王子的国家/她寂寞地发育成一位王妃/一件蓝色的小花衣紧裹她的秘密/一只鹰兀立在她脑海中白雪覆盖的山顶/世俗的水银灯曾经向她照耀/她冉冉升起,却不能容忍自己僵硬的微笑……”读完之后,我猜测着那印在香水瓶上的头像,究竟是清朝的香妃还是珍妃?同时下意识地联想到一位异国的王妃:戴安娜。

戴妃不是古人,她曾经生活在我们身边。杂志封面,电视荧屏,抑或报纸的花边新闻里,都留下过她的身影,和迷人的微笑。这是现代化的蒙娜丽莎,塑造了她的不是达·芬奇,而是万能的上帝。是上帝使她由某贵族幼儿园的保育员而一举成为英国女王的儿媳妇,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不仅男人为之疯狂,女人对她也毫无妒意,争相赞赏这个白雪公主般天真浪漫的洋娃娃。戴安娜的笑容是不设防的,因而使所有的观众在一瞬间变得单纯、善良。谁会想到说她的坏话呢?除了以刺探名流绯闻为职业的狗仔队。

戴妃本非影星或歌星,却具有更大的号召力。她是明星中的明星:一位不爱化妆也不会演戏的另类明星。在一个没有脚本的悲剧里,她身不由己地成为香销玉殒的女主角。

有一段时间,戴安娜王妃快要成为大英帝国的象征(如同特洛伊的海伦),简直比伊丽莎白女王和查尔斯王子还要出名、还要风光,至少,更具亲和力。她作为皇室成员出席各类社交活动,还代表人民参加全球性的慈善事业,譬如赈济饥荒地区,譬如反对布雷……

戴安娜在任何场合都面带那著名的微笑,我惟独见过一张她流泪的照片:正探视着被地雷炸断双腿的柬埔寨小难民。她的泪水应该能使铁石心肠融化。我当时恨不得呼吁:别再让这个女人流泪了,赶紧少种点地雷、多种点工豆吧!别再让这个女人伤心了,放下武器,化干戈为玉帛。戴安娜看见玉帛会很高兴的。我真想送她一匹中国的丝绸,以奖励她的微笑和她的泪水。可惜未来得及送出,戴安娜就死了。死于谣言,死于车祸。

但在我心目中,这个天使一样的王妃是为情所伤的。她在劝告大家珍惜生命的同时,自己却不幸地沦入情感的雷区:一九九六年,她与查尔斯王子离婚;第二年即在异乡(法国巴黎)遭遇飞来横祸而天亡。她的心灵与肉体相继承受了致命的打击。

该轮到别人为她流泪了。

一切都是从一九八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开始的:英国王储查尔斯和戴安娜在伦敦举行婚礼。英国广播电视公司用三十三种语言向全球转播,共有七亿观众认识了这位叫戴安娜的十九岁少女。在这一天里,戴安娜成为最幸运的女人:不仅得到了玫瑰花,而且穿上了水晶鞋。多少人羡慕她呀,并且分享着那种童话般的幸福与浪漫。她代替多少人实现了爱情的最高梦想?

多年前有一次在梅地亚酒店聚会,在座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姜丰,说起了戴安娜。她认为戴安娜之所以成为现代传奇,有无穷的感染力,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在于她原本是灰姑娘。灰姑娘穿上水晶鞋,肯定比那些世袭贵族的风流韵事更有神秘感,更具观赏性。我觉得姜丰说得挺有道理。

世界最美王妃为何红杏出墙_王妃出轨了

我又补充了自己的观点:尤其因为故事的道具是水晶鞋而非别的什么,毕竟,水晶鞋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双,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根本就不存在。与带有神话力量的水晶鞋相比,我们世俗生活中的钻戒呀金项链呀什么的,则显得有点滥了,有点落入俗套。爱情可以借助形形色色的信物而存在、而延续,但只有水晶鞋,能够创造奇迹。在所有女人眼中,戴安娜无疑中了头等大彩,更难得的是,这彩票并非她主动认购的,而是上帝免费颁发的。戴安娜身上体现了上帝的青睐。

在一个封建制度早已退役的时代,戴安娜成为硕果仅存的王妃,使古老的神话复活了。在一个所有教堂的钟声全部敲响的日子,伦敦迎娶了世界的新娘。“在一个没有国王、王后和王子的国家”,耍笔杆子的我在做着什么呢?我在暗恋着一位遥远的王妃。我梦见戴安娜穿着的嫁衣,是用中国丝绸裁剪而成的。我是纸上的小裁缝,用卷尺丈量着戴安娜的柔情。

在我周围写诗的朋友中,有喜欢梦露的(譬如西川,写过一篇《我为什厶喜欢玛丽莲·梦露》),有喜欢嘉宝、赫本、费雯丽的,甚至还有喜欢麦当娜的。我偏偏喜欢戴安娜。这位窈窕淑女的一生,不用拍就是一部好电影。我喜欢戴安娜的时候她还活着。后来她死了。死了我也照样喜欢。难道还有什么阻止我喜欢吗?与其说我是喜欢一个美丽的死者,莫如说我是喜欢一个美丽的灵魂。

西川说他难忘一幅席卷全球的剧照:梦露站在地铁的铁栅栏上,裙子被气流鼓起,她赶忙用手去按那被风鼓荡的裙摆,就在那一瞬间,她宛如一朵牵牛花在风中绽放。我赶忙追忆在戴安娜身上,有什么类似的精彩镜头。想起登在发黄的报纸上的黑白照片:戴安娜正从打开的车门里探身出来,先伸出套裙下的半截玉腿踩在地面,向着车篷外欢迎的人群(我看不见的),微化口着一张明月般的笑脸……一点不比“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贵妃逊色呀。足可以供名牌轿车商家用作题为“香车美人”的广告招贴。

我觉得自己已置身于白金汉宫迎宾的队列(而且是站在第一个,没谁挡着我)。我觉得自己正俯身对初出茅庐的王妃彬彬有礼地伸出手,仿佛准备邀请她共舞一曲华尔兹。我觉得戴安娜是对着我笑的,是为我一个人笑的。即使在二十年后重温这幅旧照,我差点没反应过来,差点要跟她打招呼:早安,美人!我觉得戴安娜依然活着。活在纸上。我记住了戴安娜的微笑,却忘掉了时间,忘掉了国别,忘掉了死神曾在这个美人身上做过小动作。我想戴安娜即使在面对死神(当她的坐驾撞向高速公路的护栏)时,也一样会面带微笑的。她对整个世界都怀有善意。她因为善良而加倍地美丽。

或许有人会嘲笑我对戴安娜的感情。戴安娜,值得你这样吗?戴安娜没什么文化(连中学都未能念完),只读时尚杂志和通俗小说。戴安娜搞婚外恋,与皇家骑兵队的武夫休伊特私通,后者写了一本书叫花子《爱河中的王妃》,将这绝对隐私以三目万英磅的廉价无情地出卖给公众。

而戴安娜居然对这样的小人爱得要死要活,写过一封又一封的情书(当休伊特一九九一年被派往海湾值勤): “我极度痛苦地等待着你的消息……快快安全地回来……我多么盼望能为你生一个孩子……”

哪像出自王妃之口。十足一个晕头转向的小女人。戴安娜不守妇道,不守宫廷的清规戒律。戴安娜耐不住寂寞。戴安娜闹离婚。戴安娜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与母亲,更不是一个称职的王妃。

当然,你们尽可以罗列戴安娜的种种缺点,以证明我眼光差,没水平。可我还是喜欢她。连缺点都喜欢。有一点是肯定的;我比你们更理解戴安娜,理解一个贵为王妃的女人同样有一颗凡俗之心。不仅理解她的幸福,也理解她的不幸。

戴安娜并非水性杨花之人,少女时代曾对闺中好友倾诉: “除非找到真正的爱情我才结婚,因为我永远不愿离婚。”她后来虽然未能忠实于婚姻(已演变为一个空壳),却是忠实于爱情的。

“人也许会错爱,但爱没有错。”

上帝其实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戴安娜纵然获得了贵族的地位,却不见得比织女或洗衣妇更满足。纵然拥有华丽的宫殿,心灵却是一块爱的沙漠,饥渴难耐。婚姻的实践证明:灰姑娘可以使王子一见钟情,终非适宜与其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那一类型。一九九四年,查尔斯被立为英国王储二十五周年,在电视采访中公开承认:这二十五年里,自己一直深深地爱着另一个女人。那个神秘女人若隐若现的魅力,导致查尔斯把戴安娜打入情感的冷宫。

戴安娜赢得了王妃的身份,终究还是输了,输在了比其年长、容貌也逊色的情敌手里。客观上的所有优势,都未能帮助得了她。灰姑娘没能持久地拴住王子的心。

戴妃本该安于现状,踏踏实实地做一个时代的大花瓶,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虚荣心。偏偏她温驯的外表下隐藏着叛逆的性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法忍受没有爱的日子。假如爱神在宫廷里缺席,那么,她只能到户外去寻觅了。

红杏就是这样出墙的:为了拥抱阳光,为了索取雨露。你可以认为戴妃失手打碎了自己。但我想她是有意的,打碎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光环,打碎带有期骗性的爱情童话,暴露出失血的伤口,再不能压抑下去了,否则要窒息。

于是,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位王妃进行了一番心迷神醉的微服私访:她变成了十九纪世的安娜·卡列尼娜。

当私情曝光之后,“整个英国都等着戴安娜的回答”(王瑛语)。这个问号可真太大了:一位尊贵的王妃,怎么会爱上一个马夫(她的马术教练)?怎么能打破必须为王子所保持的贞操?怎么能在皇宫禁地上演世俗的脱衣舞?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日,王妃在家家户户的电视荧屏上,第一次诉说自己的委屈与辛酸,微笑从她的脸上消失了。我想她并不是在寻找开脱的理由,不是在祈求国民原谅,她实在是为“贤慧温良让”的教条与伪装所累,实在盼望能像任何普通的妇女一样,有倾诉苦闷的机会。她已不在乎把自己生活中的阴影,暴露给全世界两亿观众。那是王妃在向亲爱的人民告别。那是戴安娜在向一位完美的王妃告别。

世界最美王妃为何红杏出墙_王妃出轨了

王妃背面,是一个具有七情六欲的凡人。月亮背面,是什么?

灰姑娘把穿上的水晶鞋又脱下了。或者说,水晶鞋自己碎了。豪华的舞会,不散的宴席,长生殿上的私语,比翼鸟或连理枝呀什么的,顿时变成了泡沫。戴安娜把十几年前的嫁妆,又带回了娘家。王妃回到民间,在四起的谣言中以泪洗面。

直到她死了,才像灯蛾扑火追求爱情的安娜·卡列尼娜那样,获得广泛的同情。她并没有选择一死,是死神选择了她。安娜是卧轨自杀的,使老托尔斯泰哭了。戴安娜死于意外的车祸,使我哭了:我又看见了那十九世纪俄罗斯的车轮,出现在巴黎的上空。它辗碎了有关爱情的所有神话。

戴安娜短暂的一生,几乎是由一个婚礼和一个葬礼组成的。她因婚礼而步入圣殿,又因葬礼而回归本色。说实话,我喜欢的是本色的戴安娜:一个有爱有恨、有怨有悔、有对有错的小女人。

在玉碎宫倾的葬礼上,某著名摇滚乐队专门谱写、吟唱了一曲叫做《风中玫瑰》的哀乐。我不禁瞎猜:风中摇曳—飘零中的玫瑰,是否当初相遇时王子送灰姑娘的那一枝呢?

红杏为何喜出墙

有人把婚姻形象地比喻为围城,有人把家庭巧妙地比喻为鸟巢。围城意味着对人性的围困,鸟巢意味着感情的偃旗息鼓。这都是封闭性的,是传统婚姻的一般性总结。其实,许多现代婚姻更应该像一个港湾,好合好散,更像一个人生的加油站。如果说男人出轨是迟早的事,那么女人呢?如果说她们红杏出墙是无奈的事,那么,女人在出轨之前,应该有以下四种心理准备。

首先、对自己的出轨有一个明确的认识。因为,虽然同样都是女人,同样都是出轨,但出轨和出轨不同。

一、有的是寻找感情的依托

是寻找爱情,是寻找生活的鸟巢,甚至还是寻找生命的意义。这种出轨是全面的、深刻的,是弃旧迎新,是与婚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种出轨随着一份新感情的到来,一种新生活也许就展现在你的眼前,伴随它的是一个家庭的破裂,另一个家庭的诞生。这类出轨是在肉体出轨的基础上,感情全面出轨。

第二、有的只是部分感情出轨

出轨是分一份感情给另一个男人。家庭是她生活的港湾,还是她心理上的依靠,只是她按捺不住对另一个男人的那一份好感或感情。这类出轨是在肉体出轨的基础上,感情部分出轨。

第三、有的只是逢场作戏

是游戏人生,是寻求刺激,是肉体交换。这种出轨与感情根本无关,与家庭无关,与生命无关,那只是肉体出轨,感情没有丝毫动摇。

第四、明确界限,节制而为,尽量不伤害无辜

出轨表面上看是两个人的事情,其实涉及方方面面、许许多多的人和事,甚至还会涉及到单位、组织。因此,女人出轨要严格限定界限。游戏就是游戏,蜻蜓点水就是点水,婚恋就是婚恋,请不要混为一谈,更不要无所顾忌。正所谓,许褚赤膊上阵,被人一箭射死,那是活该。因此,一个女人在出轨之前,首先要弄明白自己的心理,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东西。只有明白自己属于哪一类出轨,才能确定自己的人生策略。

王妃出轨了·结语:男人偷腥很是正常,但是长得很漂亮的美女,还是一位王妃跑去偷情还是有点让人无法理解的,她完全是属于富美的类型,什么都不缺,要什么有什么。但是她还是偷情了。那么大家通过小编的介绍对于最美王妃偷情的秘事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了吧!

二 : 红杏出墙

她是寂寞的幽灵,她很孤独,她想逃离这种生活,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题记她是寂寞的幽灵,穿着深红的裙子,深夜里她坐在窗前,喝着红酒,时而歌唱,时而翩翩起舞。她很孤独,她想逃离这种生活,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若寒衬衣上出现口红,深夜归来身上有女人的香味,酒醉后却还喊着:我只爱老婆。轻云追问衬衣上的口红怎么回事,说是倒酒的时候女服务员不慎跌倒,不小心碰上的;香味则是送一醉酒的女客户上车,近距离接触就有了香味。什么天地良心,最爱老婆,绝对不会也从来没有做对不起老婆的事。在商场摸爬滚打几年,他能说会道了,谎言就象背课文一样脱口而出,轻云莫名的心酸。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真的有必要去揭穿他的谎言吗?他一个人在外打拼,苦闷的烦心事从来不告诉轻云,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他有多爱她,她心里很清楚,她一直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当她得知若寒在外面生了一个孩子时,她的心都凉了。

夜已深,轻云坐在偌大客厅,没有开灯,漆黑里她孤身一人。她在等若寒回来,盯着墙上的时钟,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一点,两点,三点,她感觉身体越来越冷,寂静的夜里忽然传来声音,是脚步声,她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钥匙开门的声音,然后是开门之后重重的关门声。看看时间,三点一刻,血液也开始凝固,她疲惫地蜷缩在沙发里象只温顺的小猫咪,慢慢地睡着了。

还是和往常一样,清晨醒来,阳光暖暖的照进来,她起身开始在屋里寻找若寒的痕迹,他没有回来,如果他回来看见蜷在沙发里的轻云,会把她抱回房间的,最近他经常不回家。轻云吃了点面包,喝了杯牛奶,穿上了红色的吊带裙,如雪的肌肤,粉嫩的脸,保持的很好的体型,她对着镜子微微一笑,长长的秀发如瀑布般披在肩头,她的发质很好,乌黑透亮,自然的垂直,天生丽质的她简单擦点护肤就出门了。

她决定见他一面,也许是最后一面,他是轻云的蓝颜知己,若寒不在的日子,是他在网络世界里给她温暖,在很多问题上他们心灵相通,无需言语而心领神会,达到共识,他懂她,明白她的心。轻云的兰心蕙质,温婉可人,深深地打动着他,穿过生活的喧嚣,走进了他的心灵。他们就这样在网络上交往了四年,他常说:你对我不公平,我爱你,深深地爱上了你,我却只能做你的蓝颜知己,跟我走吧。他已经不只一次的跟轻云说:跟我走吧!(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走进咖啡馆,里面播放着轻柔的音乐,轻云特意早到半小时,刚刚坐下,有人走到她的面前,轻云和对方相视一笑。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但一眼就能认出对方,他知道她会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一会,她心里怎么想的他都知道。轻云仔细端详他,他很英俊,很绅士,幽默,献殷勤且不俗套,这样的男人有几个女人能抗拒的了,轻云只是一平凡女子,又怎能抵挡这样的诱惑。他们交谈甚欢,相聚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临别前,他问:我可以吻你吗?轻云微笑着看他,他也笑了,很迷人的笑,他从轻云的笑里得到了答案,轻轻的拥抱,然后再见。轻云回到家,刚打开电脑,看到他的留言:刚刚分别就想你了,跟我走吧,我会比他更爱你,不会让你独自一人孤单寂寞。轻云微微一笑,没有回复。

该结束了,我的男人,我的蓝颜……

若寒总算出现了,他很憔悴,很疲惫,像个孩子一样窝在轻云的怀里,轻云想问他孩子的事,想问他的那个女人,想问他是否依然深爱自己,他这种状态,话到嘴边又咽下了。晚饭过后,若寒主动找轻云谈话:“对不起,我想你已经知道了。”轻云一惊,然后故作镇静的问:“你准备怎么办?”“把孩子接回来。”轻云说:“她怎么办?”若寒无语,“我走,你把他们母子俩都接回来吧!我不接受你的道歉,也无法容忍你的背叛。”

若寒沉默了,他看着轻云收拾行李,看着她离开家门,对着轻云的背影说:“对不起。”轻云没有回头,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她留给若寒优雅的背影,留给蓝颜知己无限的遐想,她最终没有属于任何一个男人,她是轻云,很轻很轻的一片云,红杏出墙?是的,她跳出了婚姻的城墙,墙外风景优美,她不再为哪个男人守着偌大的空房,她是轻云,自由自在的飘,不再被情感和男人所束缚。

三 : 红杏出墙

她着装色彩鲜艳,尤爱那身红色套装,一旦穿在身上,配上那苗条的身材,乍看上去就像新婚的少妇。可当面仔细一看,不禁感叹:岁月不饶人——虽然脸上涂上厚厚的一层脂粉,但蜡黄的皮肤隐约可见,眼角的鱼尾纹也出卖了它的主人。 我叫她“姑姑”,其实是妻子奶奶的第二任丈夫的远方侄女。我之所以叫她“姑姑”,是因为孩子刚出生时,我被调到较远的一所学校工作,妻子一人在家忙不过来,她经常过来帮忙,着实减轻了妻子不少压力。 “姑姑”本是一个最平常不过的称呼,但有人在我跟前说:“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亲戚,叫什么姑姑?”我不禁默然。 姑姑在家做姑娘时家境很好,又是最小的孩子,父母很宠爱她,可因此养成她倔强的性子。致使后来碰上姑爷时,她不顾父母反对,从家里只带了两床被子就跟姑爷走了。 姑爷何许人也?谁也不知(当然姑姑和他们的孩子“老虎”除外),不过肯定不是本地人。干哪行的?有人说是“金钳工”,并亲眼看到他从滚烫的开水中捡起一枚硬币,前后不到一秒钟的功夫;也有人说是江湖医生,专门坑蒙拐骗;还有人说他在山区种植鸦片等毒品,谋取暴利。总之做的不是正经的营生。 姑爷在“老虎”(他们的孩子)出生后便外出了,此后几年才回家一趟,大部分时间是姑姑一人带着孩子在家。起初有孩子相伴还好,后来大了,常年在外读书,她终日无所事事(上午常常睡至十点多钟起来烧饭,饭后再接着睡),又没个说话的人,便显地孤单。曾经有好心的邻居劝她:“打打麻将,像你这样,好好的人也会生出病来。”她也这么做了,一段时间过去,和几位麻友闹翻了,除了偶尔到我家串串门便再也不出来。事后听那几位麻友嘀咕几句:“一个婊子也配我和她生气。” 姑姑有好几位男人呢,好多人都这么说。以前的我不知道,但自从我们搬来之后,确实有一位胡某经常到姑姑家去,姑姑一人在家他也不避嫌。闲谈之时,偶尔谈及此事,姑姑说:是远房亲戚,姑爷不在家,他时常来帮忙。看她信誓旦旦的样子,也就信了几分。 可一次老婆神秘地走到我跟前,说:“以后到姑姑房去老远地就要弄出声音来。今天我去看见姑姑趴在胡某的腿上,手正抓着他的下部。”说完脸红了一大片。第二天,姑姑到我家对我说:“你姑爷友寄来5万元。” “姑姑好福气,整天不要动手脚,整个阔太太呢!”我答道。 “有什么好的?他呀,虽然寄钱可人却整年不在家。哪像你们,小两口整天嘻嘻哈哈,那才叫幸福呢。” 我有些尴尬,没有搭腔。 良久,她小声地说:“你姑爷在东北还有一个家。” •••••• 自那之后,姑姑更少出门了。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忽有一日,听几人在嘀咕说姑姑得了癌症,晚期。一阵惊讶过后,不禁怜惜起她来:她才四十几岁的人呀! “难怪好长时间那个男的没来了。”有人说道。 “他呀,比泥鳅还滑呢!”另一人一脸的鄙夷。 晚上,我和老婆敲开了姑姑的房门。她明显瘦了很多,一头的乱发,满脸的污垢,呆滞的目光,活像一个久居牢房的犯人。 我们没有谈起她的病情,只聊了一会儿天,因为此时说什么也是无用的。 忽有一天,她穿着那件她最喜欢穿的红衣,化了妆,活像将要出嫁的红娘,到我家说姑爷将要回来了。看她的神情活像个孩子。 晚上姑爷真的回来了,且再没有走。在那最后的日子里,经常看到姑姑抱着姑爷的手臂出外散步,就像初恋的情人。

四 : 红杏出墙

赵凯与妻子冯华离婚已经有五个年头了,当初他们离婚的主要原因是冯华红杏出墙。一年前,冯华与第二任丈夫分道扬镖之后,曾多次来找赵凯,无非是想复婚。

冯华每次来找赵凯,都会诚恳的对说:“凯,当初与你离婚,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错误。没想到这个错误的决定,彻底毁了我一生的幸福,我希望你看在以前的夫妻情份上,看在孩子的份上,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好吗?”说着,冯华便给赵凯跪了下去。

赵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抚起并看着曾经的妻子无奈地说:“冯华呀!机会我不是没有给过你,可是那时你鬼迷心窍一样,对我的婉言相劝当做耳旁风。我们十年的夫妻感情,被你的一场麻将之恋毁于一旦,现在这个机会没有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赵凯人长的不错,浓眉大眼,有男人的风度。曾经在社会上混过,身边经常有些小兄弟围绕在左右,前呼后拥的,在当地小有名气。生意做的也挺红火,每年的收入也相当可观。在男人堆里,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社会势力上都说得过去。人也非常正派,在所有认识他的人当中,是非常有尊严的。

虽然赵凯在社会上混过,但自己从来不惹事生非。小弟兄们谁遇到事了,赵凯在为他们平事的时候总是讲道理,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如果真遇到不讲理的人,他也是决不客气的。

在赵凯风光无限的时候,冯华还是个黄花闺女。她长的非常漂亮,在一次雨中相遇的时候,他们结下了情缘。那时候,赵凯的前妻刚去世一年,他还没有再续弦。这样的雨中相识,让他们在相识的一年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一年,他们的宝贝儿子出世了。儿子的出世,给这个原本就非常温馨快乐的家更增添了无限的快乐和幸福。(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天有不测风云,谁知冯华在儿子上托儿所之后,在家呆着无聊,便迷上了打麻将。赵凯想,自己每天忙生意上的事情,也没有太多时间在家陪她。家里的经济条件不错,她没事玩玩也可以,就没阻拦她。这一玩,出乎赵凯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漂亮的冯华在麻将馆认识了一个大自己十岁的男人,两个人在麻将桌上相互“照顾”,麻将桌下竟然你来我往起来,冯华因为和这个男人约会,有时候竟然忘记去托儿所接儿子。一个母亲能忘记接孩子,证明她的心思已被另外一个男人占有了。当赵凯的哥们把这些事情告诉赵凯的时候,赵凯说什么也不相信,并且告诉这些哥们们不许再提及此事。赵凯的想法是,我的事情要自己处理好,我要的是事实,别人说什么自己都不能相信的。

赵凯心里反复地自问着,自己在各方面的条件并不差,虽然不是初婚,但也没有孩子,前妻还是死头的,自己差在哪里了呢?莫非是自己陪她的时间太少了,但生意场上不允许自己天天呆在家里啊!他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开始逐渐对冯华留意了。赵凯发现,以前温柔的冯华开始无缘无故的与自己发脾气,对孩子也没有以前那么上心了。出门几天回来后,晚上想与她亲热的时候,冯华竟然不让自己碰她,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这时赵凯明白了,也有点儿相信外面的风言风语了。

有一段时间,赵凯去上海处理生意上的事情,没想到事情办的非常顺利,就提前回来了。以前,他会先打电话把好消息告诉冯华的,这次没有,决定提前回来,给冯华一个出其不意。赵凯到家是半夜一点半,当他开开门进屋的时候,冯华与那个男人连衣服都没有穿上。

哪个男人能看得了这一幕?他火冒三丈,当时揪住那个男人的头发,就披头盖脸地打了下去。此时,让他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冯华边穿衣服边说:“赵凯,你别打他了,是我让他来的,我和他相爱已经好长时间了。今天,你既然知道了,那咱们就索性说个明白。他比你强多了,能天天陪我。在你这里,我得不到做妻子的温暖。他答应娶我,我们离婚吧!”

听到这里,赵凯简直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人们都说“捉贼要脏,捉奸要双”,可自己的妻子与别人睡到自己的床上,居然口气如此的强硬,好象有错的不是妻子而是自己。这时儿子听到了吵闹声,从自己的房间里跑了出来,抱住赵凯的大腿说:“爸爸,我怕!”赵凯看着儿子惊慌失措的样子,对那个男人说:“你滚吧!”那个男人低着头走出了赵凯家。

就这样沉默了好几天,赵凯一看到孩子,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因为自己从小就没有妈,真不想让儿子在不懂事的时候再失去母爱。尽管对冯华的背叛非常气愤,还是压制住了心中的怒火,决定原谅冯华。

赵凯在与冯华谈的时候说:“为了孩子,我们可不可以不走离婚这条路,我可以原谅你,只要你以后不再与他联系,一刀两断,我不再追究。”可冯华却理直气壮地说:“算了吧,我不爱你了,你也别婆婆妈妈的了,我什么也不要,净身出户。你不用再劝我了,什么用也没有的,我铁了心要和他去的。”此刻,赵凯的拳头攥得骨节直响,但这一拳还是没有向冯华打去。办完离婚手续,冯华收拾完自己随身穿的衣服,一个电话就把那个男人叫来,两个人一起打车走了。

这次婚姻对赵凯打击虽然很大,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萎迷不震。更热衷于自己的生意,他雇了个保姆看孩子。那些哥们经常给他解闷,叫他一起出去吃饭喝酒,可赵凯很少去。用做生意之余的所有时间,陪孩子去游乐场,儿童公园。

冯华与那个男人结婚三个月后就离婚了,至于什么原因,只有他们自己清楚。冯华再次离婚后,多次找到赵凯,要求复婚,说是为了孩子。此时赵凯对她说的话就是:“为了孩子,当初你为什么离婚,我苦口婆心的相劝都无计于事,走的那样的决绝。现在晚了,世上什么药都有,就是没有后悔药。”于是就出现了本文最开始的一幕。

有句老话说:“好马不配双鞍韂,好女不嫁二夫郎。”这是封建社会对女人的束缚,在今天可能不太适用,也许这句话有些太封建太古老了。但对于红杏出墙的女人来说,想告诫男同胞一句话,那就是“好马不吃回头草”。

五 : 世界最美王妃为何红杏出墙?

最美王妃 世界最美王妃为何红杏出墙?

戴安娜王妃

【她才是世界最美王妃。(www.66460.com)可世界最美王妃为何红杏出墙?戴妃本该安于现状,踏踏实实地做一个时代的大花瓶,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虚荣心。偏偏她温驯的外表下隐藏着叛逆的性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法忍受没有爱的日子。假如爱神在宫廷里缺席,那么,她只能到户外去寻觅了。红杏就是这样出墙的:为了拥抱阳光,为了索取雨露。你可以认为戴妃失手打碎了自己。但我想她是有意的,打碎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光环,打碎带有期骗性的爱情童话,暴露出失血的伤口,再不能压抑下去了,否则要窒息。于是,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位王妃进行了一番心迷神醉的微服私访:她变成了十九纪世的安娜·卡列尼娜。一位尊贵的王妃,怎么会爱上一个马夫(她的马术教练)?怎么能打破必须为王子所保持的贞操?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日,王妃在家家户户的电视荧屏上,第一次诉说自己的委屈与辛酸,微笑从她的脸上消失了。我想她并不是在寻找开脱的理由,不是在祈求国民原谅,她实在是为“贤慧温良让”的教条与伪装所累,实在盼望能像任何普通的妇女一样,有倾诉苦闷的机会。】

灰姑娘戴安娜如何穿上王妃的水晶鞋

洪烛

西川有一首诗叫《清妃香水》:“在一个没有国王、王后和王子的国家/她寂寞地发育成一位王妃/一件蓝色的小花衣紧裹她的秘密/一只鹰兀立在她脑海中白雪覆盖的山顶/世俗的水银灯曾经向她照耀/她冉冉升起,却不能容忍自己僵硬的微笑……”读完之后,我猜测着那印在香水瓶上的头像,究竟是清朝的香妃还是珍妃?同时下意识地联想到一位异国的王妃:戴安娜。

戴妃不是古人,她曾经生活在我们身边。杂志封面,电视荧屏,抑或报纸的花边新闻里,都留下过她的身影,和迷人的微笑。这是现代化的蒙娜丽莎,塑造了她的不是达·芬奇,而是万能的上帝。是上帝使她由某贵族幼儿园的保育员而一举成为英国女王的儿媳妇,受到全世界的关注。不仅男人为之疯狂,女人对她也毫无妒意,争相赞赏这个白雪公主般天真浪漫的洋娃娃。戴安娜的笑容是不设防的,因而使所有的观众在一瞬间变得单纯、善良。谁会想到说她的坏话呢?除了以刺探名流绯闻为职业的狗仔队。

戴妃本非影星或歌星,却具有更大的号召力。她是明星中的明星:一位不爱化妆也不会演戏的另类明星。在一个没有脚本的悲剧里,她身不由己地成为香销玉殒的女主角。

有一段时间,戴安娜王妃快要成为大英帝国的象征(如同特洛伊的海伦),简直比伊丽莎白女王和查尔斯王子还要出名、还要风光,至少,更具亲和力。她作为皇室成员出席各类社交活动,还代表人民参加全球性的慈善事业,譬如赈济饥荒地区,譬如反对布雷……

戴安娜在任何场合都面带那著名的微笑,我惟独见过一张她流泪的照片:正探视着被地雷炸断双腿的柬埔寨小难民。她的泪水应该能使铁石心肠融化。我当时恨不得呼吁:别再让这个女人流泪了,赶紧少种点地雷、多种点工豆吧!别再让这个女人伤心了,放下武器,化干戈为玉帛。戴安娜看见玉帛会很高兴的。我真想送她一匹中国的丝绸,以奖励她的微笑和她的泪水。可惜未来得及送出,戴安娜就死了。死于谣言,死于车祸。

但在我心目中,这个天使一样的王妃是为情所伤的。她在劝告大家珍惜生命的同时,自己却不幸地沦入情感的雷区:一九九六年,她与查尔斯王子离婚;第二年即在异乡(法国巴黎)遭遇飞来横祸而天亡。她的心灵与肉体相继承受了致命的打击。

该轮到别人为她流泪了。

一切都是从一九八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开始的:英国王储查尔斯和戴安娜在伦敦举行婚礼。英国广播电视公司用三十三种语言向全球转播,共有七亿观众认识了这位叫戴安娜的十九岁少女。在这一天里,戴安娜成为最幸运的女人:不仅得到了玫瑰花,而且穿上了水晶鞋。多少人羡慕她呀,并且分享着那种童话般的幸福与浪漫。她代替多少人实现了爱情的最高梦想?

多年前有一次在梅地亚酒店聚会,在座的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姜丰,说起了戴安娜。她认为戴安娜之所以成为现代传奇,有无穷的感染力,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在于她原本是灰姑娘。灰姑娘穿上水晶鞋,肯定比那些世袭贵族的风流韵事更有神秘感,更具观赏性。我觉得姜丰说得挺有道理。

我又补充了自己的观点:尤其因为故事的道具是水晶鞋而非别的什么,毕竟,水晶鞋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双,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根本就不存在。与带有神话力量的水晶鞋相比,我们世俗生活中的钻戒呀金项链呀什么的,则显得有点滥了,有点落入俗套。爱情可以借助形形色色的信物而存在、而延续,但只有水晶鞋,能够创造奇迹。在所有女人眼中,戴安娜无疑中了头等大彩,更难得的是,这彩票并非她主动认购的,而是上帝免费颁发的。戴安娜身上体现了上帝的青睐。

在一个封建制度早已退役的时代,戴安娜成为硕果仅存的王妃,使古老的神话复活了。在一个所有教堂的钟声全部敲响的日子,伦敦迎娶了世界的新娘。“在一个没有国王、王后和王子的国家”,耍笔杆子的我在做着什么呢?我在暗恋着一位遥远的王妃。我梦见戴安娜穿着的嫁衣,是用中国丝绸裁剪而成的。我是纸上的小裁缝,用卷尺丈量着戴安娜的柔情。

在我周围写诗的朋友中,有喜欢梦露的(譬如西川,写过一篇《我为什厶喜欢玛丽莲·梦露》),有喜欢嘉宝、赫本、费雯丽的,甚至还有喜欢麦当娜的。我偏偏喜欢戴安娜。这位窈窕淑女的一生,不用拍就是一部好电影。我喜欢戴安娜的时候她还活着。后来她死了。死了我也照样喜欢。难道还有什么阻止我喜欢吗?与其说我是喜欢一个美丽的死者,莫如说我是喜欢一个美丽的灵魂。

西川说他难忘一幅席卷全球的剧照:梦露站在地铁的铁栅栏上,裙子被气流鼓起,她赶忙用手去按那被风鼓荡的裙摆,就在那一瞬间,她宛如一朵牵牛花在风中绽放。我赶忙追忆在戴安娜身上,有什么类似的精彩镜头。想起登在发黄的报纸上的黑白照片:戴安娜正从打开的车门里探身出来,先伸出套裙下的半截玉腿踩在地面,向着车篷外欢迎的人群(我看不见的),微化口着一张明月般的笑脸……一点不比“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贵妃逊色呀。足可以供名牌轿车商家用作题为“香车美人”的广告招贴。

我觉得自己已置身于白金汉宫迎宾的队列(而且是站在第一个,没谁挡着我)。我觉得自己正俯身对初出茅庐的王妃彬彬有礼地伸出手,仿佛准备邀请她共舞一曲华尔兹。我觉得戴安娜是对着我笑的,是为我一个人笑的。即使在二十年后重温这幅旧照,我差点没反应过来,差点要跟她打招呼:早安,美人!我觉得戴安娜依然活着。活在纸上。我记住了戴安娜的微笑,却忘掉了时间,忘掉了国别,忘掉了死神曾在这个美人身上做过小动作。我想戴安娜即使在面对死神(当她的坐驾撞向高速公路的护栏)时,也一样会面带微笑的。她对整个世界都怀有善意。她因为善良而加倍地美丽。

或许有人会嘲笑我对戴安娜的感情。戴安娜,值得你这样吗?戴安娜没什么文化(连中学都未能念完),只读时尚杂志和通俗小说。戴安娜搞婚外恋,与皇家骑兵队的武夫休伊特私通,后者写了一本书叫花子《爱河中的王妃》,将这绝对隐私以三目万英磅的廉价无情地出卖给公众。

而戴安娜居然对这样的小人爱得要死要活,写过一封又一封的情书(当休伊特一九九一年被派往海湾值勤): “我极度痛苦地等待着你的消息……快快安全地回来……我多么盼望能为你生一个孩子……”

哪像出自王妃之口。十足一个晕头转向的小女人。戴安娜不守妇道,不守宫廷的清规戒律。戴安娜耐不住寂寞。戴安娜闹离婚。戴安娜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与母亲,更不是一个称职的王妃。

当然,你们尽可以罗列戴安娜的种种缺点,以证明我眼光差,没水平。可我还是喜欢她。连缺点都喜欢。有一点是肯定的;我比你们更理解戴安娜,理解一个贵为王妃的女人同样有一颗凡俗之心。不仅理解她的幸福,也理解她的不幸。

戴安娜并非水性杨花之人,少女时代曾对闺中好友倾诉: “除非找到真正的爱情我才结婚,因为我永远不愿离婚。”她后来虽然未能忠实于婚姻(已演变为一个空壳),却是忠实于爱情的。

“人也许会错爱,但爱没有错。” (王瑛语)

上帝其实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戴安娜纵然获得了贵族的地位,却不见得比织女或洗衣妇更满足。纵然拥有华丽的宫殿,心灵却是一块爱的沙漠,饥渴难耐。婚姻的实践证明:灰姑娘可以使王子一见钟情,终非适宜与其长相厮守、白头偕老的那一类型。一九九四年,查尔斯被立为英国王储二十五周年,在电视采访中公开承认:这二十五年里,自己一直深深地爱着另一个女人。那个神秘女人若隐若现的魅力,导致查尔斯把戴安娜打入情感的冷宫。

戴安娜赢得了王妃的身份,终究还是输了,输在了比其年长、容貌也逊色的情敌手里。客观上的所有优势,都未能帮助得了她。灰姑娘没能持久地拴住王子的心。

戴妃本该安于现状,踏踏实实地做一个时代的大花瓶,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满足虚荣心。偏偏她温驯的外表下隐藏着叛逆的性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无法忍受没有爱的日子。假如爱神在宫廷里缺席,那么,她只能到户外去寻觅了。

红杏就是这样出墙的:为了拥抱阳光,为了索取雨露。你可以认为戴妃失手打碎了自己。但我想她是有意的,打碎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光环,打碎带有期骗性的爱情童话,暴露出失血的伤口,再不能压抑下去了,否则要窒息。

于是,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位王妃进行了一番心迷神醉的微服私访:她变成了十九纪世的安娜·卡列尼娜。

当私情曝光之后,“整个英国都等着戴安娜的回答”(王瑛语)。这个问号可真太大了:一位尊贵的王妃,怎么会爱上一个马夫(她的马术教练)?怎么能打破必须为王子所保持的贞操?怎么能在皇宫禁地上演世俗的脱衣舞?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二十日,王妃在家家户户的电视荧屏上,第一次诉说自己的委屈与辛酸,微笑从她的脸上消失了。我想她并不是在寻找开脱的理由,不是在祈求国民原谅,她实在是为“贤慧温良让”的教条与伪装所累,实在盼望能像任何普通的妇女一样,有倾诉苦闷的机会。她已不在乎把自己生活中的阴影,暴露给全世界两亿观众。那是王妃在向亲爱的人民告别。那是戴安娜在向一位完美的王妃告别。

王妃背面,是一个具有七情六欲的凡人。月亮背面,是什么?

灰姑娘把穿上的水晶鞋又脱下了。或者说,水晶鞋自己碎了。豪华的舞会,不散的宴席,长生殿上的私语,比翼鸟或连理枝呀什么的,顿时变成了泡沫。戴安娜把十几年前的嫁妆,又带回了娘家。王妃回到民间,在四起的谣言中以泪洗面。

直到她死了,才像灯蛾扑火追求爱情的安娜·卡列尼娜那样,获得广泛的同情。她并没有选择一死,是死神选择了她。安娜是卧轨自杀的,使老托尔斯泰哭了。戴安娜死于意外的车祸,使我哭了:我又看见了那十九世纪俄罗斯的车轮,出现在巴黎的上空。它辗碎了有关爱情的所有神话。

戴安娜短暂的一生,几乎是由一个婚礼和一个葬礼组成的。她因婚礼而步入圣殿,又因葬礼而回归本色。说实话,我喜欢的是本色的戴安娜:一个有爱有恨、有怨有悔、有对有错的小女人。

在玉碎宫倾的葬礼上,某著名摇滚乐队专门谱写、吟唱了一曲叫做《风中玫瑰》的哀乐。我不禁瞎猜:风中摇曳—飘零中的玫瑰,是否当初相遇时王子送灰姑娘的那一枝呢?

玫瑰啊玫瑰,是行走的风所穿着的鞋子。珠光宝气的水晶鞋,是戴安娜的遗物。不妨再引用西川的诗句作为结尾;“她在我居住的城市里/游荡,有过一次头晕,然后消失/一位游荡的王妃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她曾经使用过的电话号码……”

可惜,天堂是不通电话的。我怎么拨不通。“在一个没有国王、王后和王子的国家”,我打不通王妃的手机。但我并没有死心。我准备今天晚上上床后再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