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38-注册送38体验金-2017注册送白菜

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天山深处的大兵/大山深处的中国梦

作者: | 人气:4 | 时间:2017-11-16

一 : 大山深处的中国梦

七月流火,霍山这座美丽的“山城”也热得烫手,路边的风景一闪而过,树叶一动不动,在烈日下无精打采的样子,让人看了有些不忍。迎着骄阳,车轮滚滚,一路驰骋一路歌,我和爸爸妈妈回霍山老家看望爷爷奶奶。

爷爷家住在一个小村口,绿绿的毛竹、清清的茶树环抱着两层小楼,弯弯曲曲的水泥路顺着山势,绵延伸向远方。叮咚的山泉水毫不吝啬地流淌着,仿佛在向人们诉说这大山深厚的情谊,在这个骄阳似火的日子里,给人带来丝丝凉意。

奶奶不知疲倦地忙着,房子边的菜园里绿油油的一片,黄瓜带刺、葫芦低垂、辣椒含泥……年迈的爷爷坐在门边的的小椅子上,一辈子辛劳,靠双手刨地,养育和守护着爸爸兄弟姐妹三长大成人。自去年六月生第一场大病以来,现在的爷爷,已经虚弱很多了。

邻居家的大门紧闭着,听爸爸说,勤劳的男主人在外地的一个工地上做泥瓦工,老板包吃包住报销车票,一个月还能挣五六千呢。女主人也许在地里干活吧,她家那只叫“笨蛋” 小狗在家看门,我们的车刚刚停稳,它便摇着尾巴,欢快跑来,憨态可掬。

奶奶采摘了很多新鲜的蔬菜,点燃柴火灶,和妈妈一起做起了午饭,我和爸爸陪爷爷说说话。这时,爸爸的老表哥,住在不远处的一个85岁的老爷爷,精神矍铄的来串门了,邻居女主人也回来了,我连忙拿出点心瓜果,大家围坐在堂屋的八仙台前聊天,说的是家长里短的点滴小事,聊的是老家发生的巨大变化。

离爷爷家约60米处,通往海拔1777米4A景区白马尖主峰的十几公里路面在拓宽大修,挖掘机、推土机,机声隆隆。爸爸说 “道路越修越宽广,百姓心里更敞亮”, 他的老表哥连忙接上:“老有所养有所医,感谢中央感谢党。”我大笑:真的很押韵,有才。爸爸说:那是,老表哥是读过不少年私塾的,也算远近闻名的文化人呐。(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邻居家前年花了近二十万盖起了漂亮的两层小楼,太阳能、冰箱、洗衣机、大彩电一应俱全。房子装潢好,接着又娶了儿子媳妇。如今,男主人在外面挣钱,儿子和媳妇在县城的应流集团公司上班,一家四人三个拿工资,生活越来越美好。这时候,妈妈和奶奶已经做好了饭,一边上菜一边插话说:她就等着抱孙子了。热气腾腾,一屋子人开心地笑了。

一大盆香气扑鼻的汆肉汤边,围起了满满一桌子好吃的土菜,爸爸和他的老表哥喝着用冰冷泉水泡凉的啤酒,我、妈妈陪着爷爷奶奶和女邻居喝着雪碧,晶晶亮,透心凉。起微风了,一大桌子人悠闲地喝着、吃着,快乐地说着、笑着。老表哥和爸爸从国家大事到生活小事,从十八大到中国梦,谈的眉飞色舞、不亦乐乎。

说到中国梦、个人梦,我进行了现场采访。爸爸那位有才的老表哥希望国家富强,百姓安康;爷爷奶奶希望我学习进步、健康成长;女邻居希望家人平安,儿孙满堂;爸爸和妈妈希望家庭幸福,工作开心;而此刻,我的梦想就是农村和城里一样繁荣漂亮,爷爷奶奶身体健康。

我们在老家陪爷爷奶奶住了五天。期间,来自浙江的投资客商-----霍山孔雀河漂流公司老总王春雷和爸爸交流了在霍山投资心得和发展梦想,感慨霍山山清水秀好地方。舞旗河村委会的文书许传武则陪同我们看了村里美好乡村示范点。一排排整齐有序的楼房依山而建,大气新颖别致,一层层错落有致的山坡梯地,茶树青翠欲滴,毛竹连片,青山绵延,农民笑意写在脸上,好一幅和谐的山村画卷,大山深处的中国梦,是如此的精彩,如此的美丽……

二 : 天山深处

一座座小木屋,一匹匹膘肥的马,碧蓝蓝的天,天上几朵洁白洁白的云,还有茂密的森林,闪烁着波光粼粼的流水……

是一幅画吗?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和谐的画,人与万物生灵同生同灭。是海市蜃楼吗?在我的眼前出现这一幕如同幻觉般美丽的画面。

当我关掉电视,世界依旧是我所熟悉的世界,高楼与柏油路,工厂和商店一一展现在眼前。这是属于城市的味道,更是城市的代言。我才确信,刚才所见到的那不是一幅画,也不是海市蜃楼的幻觉,而是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遥远的天山深处。

自古以来,只要提到中原,人们首先会想到文明与繁华。又有多少英雄豪杰逐鹿中原,建立了千秋伟业名垂青史呢?中原,是中华文明发展的摇篮,这里的风流人物数不胜数,五千年的历史更是辉煌璀璨。我为自己是一个中原人从小就倍感庆幸。可是当我的眼前浮现出那一幅幅天山的画面时,突然发现自己也同样渴望生活在遥远的天山边,把生命交给那蓝天和白云,把心灵交给那白雪和草原。可我知道,天山是不会属于我这个外乡人的,更永远不会属于我们这群所谓的城市人 ,她只属于牧民的,纯朴的甚至有些木呐的牧民们才是她真正的孩子,而我们不是,我们只是一个匆匆地看客和过客而已。我幻想如果我的双脚能站在那样的地方又会这么样呢?会天然合一呢?还是会显得格格不入呢?也许我所幻想到美会在那一刻永远不再美丽。

想起了小时候,读过的那个孤傲清高而又绝美无双的玉娇龙,在天山深处独来独往的穿行,还有那若即若离的爱情变幻,看的让人心碎,让人心动。而遥远的天山深处,却也美的让人心碎和心动。

天山深处,藏着我前生的梦,神秘着我今生的憧憬.(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三 : 大山深处的观感所得

大山深处的观感所得

文/刘毓民

昨夜写完《终南山雨中漫步》并发博客,已近凌晨三点,因此睡得很迟,入眠更晚。早上,有人叩门,想睡懒觉,却由不得自己。要不是主家敲门催我,肯定会睡到日上三竿。

吃罢早餐。住宿于此的游客,则各干各的事了。有入山漫步的,有围桌修长城的,也有操起乐器弹奏的。而我,却独自登上楼顶,观赏深山晨光中的景色。

我所住的沟川,大体呈西北东南走向。住户的房屋,没有一户正南正北,正东正西的。所有民宅,几乎都是顺应河川地形地貌特征而建,因此,没有“正性”,也没有规矩。

我乘人不备,爬梯登上楼顶。楼顶没有护栏,有个很火的太阳能热水器。面向西北,正好是一座山头的凹沟,半沟的村落,掩映于树木之间,或多或少显出些许隐密。(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太阳出来了,山沟一下子亮堂起来。朵朵彩云,在天空飞动,云所形成的虚影投射山脊、山梁、沟壑,使山色明暗多变,诡谲奇特。

昨夜小雨不歇,晨时半阴半晴。远观群山,画卷多变。水生汽,汽生雾,雾生山岚。始于幽谷,腾于山尖。在山头翻卷,于峰巅涌滚。其形其状,似万马千军奔腾,如黑云压城将至。一阵凉风狂刮,吹得我顿时清醒过来。手抓住固定热水器的架子,生怕吹坠于地。心怦然直跳,一种恐惧之情油然而生。我立马顺梯而下,回到所住的房间。

躺卧房间,开门启窗,让凉风过堂。风吹在腿上,汗毛微动,能感受到丝丝清凉。这种爽快,犹如鸡翎撩拨。我侧身靠枕,细听入耳的山籁之音。

虽未秋,蝉已鸣。声声呐喊有何忧。喜鹊嘎,房檐马,林间穿梭叫喳喳。蚂蚱叫,随风到,似琴弦上槟榔敲。百音入耳,美妙绝伦。于是,我起身,穿上拖鞋,站在窗前,静静的观赏眼前的景色。

窗外,是东北西南走向的山脊。山色清秀,绿树掩映,如同覆盖了一个嫩绿的大毯子。一只喜鹊追逐一个蛾蝶,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蛾蝶的飞行路线,是喜鹊不得不尾随的线路。蛾拐弯,鹊也拐弯,追至崖边,蛾蝶终成喜鹊的口中之物。喜鹊叼着了,就近降至附近的树枝上,爪子压住,歪脖,三鹐两啄,蛾虫就成了美餐,一命呜呼了。

楼下至山脚下,是一块平坦之地。自从这里重视旅游业后,田地就闲置了,长了浓密茂盛的蒿草。一只黄色的野山羊,从一块石头上纵身跳了下来。我目不转睛死盯,也没能盯住野山羊的行踪。我仔细看着蒿草,想通过蒿草的颤动,判断野羊的位置。静观十多分钟,眼前的蒿草,没给我一点点激动。

左邻阮家的鸡舍,与眼前的荒芜之地相连。透过核桃树,能看见几只啄食的鸡。忽然鸡扑打翅膀,快速飞上鸡舍。一只家犬,听到鸡的啼叫,纵身跳上鸡舍,对着撂荒的蒿草丛,急急切切狂吠起来。又从鸡舍跳下来,在离鸡舍不远处,汪汪疯咬。

蒿草动了。动的蒿草,形成了一条波浪线。快到那个大石头附近,草不动了,狗也不咬了。约莫三五分钟,看到野山羊纵身一跃,又从那个石头附近纵身上去了。野山羊钻进树丛,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我沏杯茶,坐在窗前静听水声。昨天甫至,下河亲历了什么叫寒气彻骨。那时,河水不大,河床显得宽敞。河里的石头,大多祼露水面。也第一次体会到“清泉石上流”的优美意境。

水声幽幽咽咽,泠泠作响。要么淙淙潺潺,自由流淌。而今听到的水声,却与昨日之所闻迥异。大有波涛汹涌,逐浪翻滚的湍急。甚至有点震聋发聩的彪悍凶猛。巨大的石头,在急流的助推下,不停地撞击河床里的同类,发出隆隆的响声。山洪来了,来势之大之猛之烈,令人震撼。甚至能感觉到脚下地板的颤抖。訇訇然,砰砰然。山中一夜雨,混浊一川涌。咆哮北向去,灞水纳溪流。

昨晚之雨,时大时小,时骤时歇。地湿了,藏匿地下的蝉虫,从隐秘走向公开,从阴暗奔向光明。它们一下子成了一个高频引吭的团队,在山谷的各个角落不停不歇地吟唱。不经意间,一只蝉虫从窗户鸣叫着飞了进来,重重摔在地上。它的一只翅膀有点皱皱巴巴,不如另一羽伸展自然,以致在地上打旋。我伸手捉到,一捏一叫,不捏就装鳖孙。

中午饭后,同住的游客,支了三桌麻将。我不喜欢,也不屑于观看,于是一人独坐东南一隅,一边啜茶的清香,一边观看绿山白云的景致变幻。

忽然,一只鸣蝉飞落地上。“丸子”猛扑过去,闻了闻,离开了。丸子刚离开,坠蝉又扑楞扑楞扇起翅膀来。卧在桌下的“小黑”,一跃而起,用嘴噙住了蝉翼,蝉拼命挣扎,小黑爬卧下来,用前爪接应,左爪扼住,右爪一压一压,蝉不仅放声哭诉,也努力扇动翅膀抗拒。

一不小心,蝉挣脱了。还没飞高,小黑一个纵身,在半空中又噙住了飞蝉。这时,又用爪子压,用爪子拍。蝉被击打,本能鸣叫,几声凄厉,几声幽咽。往复多次,蝉终于声无气绝。小黑怎么撩拨,蝉也不叫不动了。

小黑叼着死蝉,钻到花圃里。我以为它会吃掉死蝉,想不到的是,它在湿土上刨了个坑,把蝉放里边,又将刨起的土覆盖住蝉尸,方才离开。没走多远,它又回过头来,看看没有动静,才钻桌子底下,眯着眼睛午睡了。

晚上十一点多,老年人大都入睡了。宾馆的大蓬下,已没几个人了。而我,却难改夜猫子的习性。坐在院落里,逍逍遥遥享受夜风送来的凉爽。自自在在倾听天籁般的声音。

时,一只蝉向着厨房门上的灯光扑来。它怎么也不会想到,蜘蛛已在此处布下了天罗地网。蝉撞到网上,荡悠剧烈,蛛网也被撕得破烂不堪。

尽管如此,蝉还是难易挣脱蛛丝的缠绕。蝉鼓噪声不绝,不停扇动翅膀,图谋挣脱束缚。蝉持续了三四分钟,鸣叫止住了,翅膀扇动也不再那么有力了。

一只蜘蛛顺着蛛丝,快速向困蝉靠近。到了蝉附近,先是一愣,接着猛扑蝉身。蜘蛛喙前的一对夹子,已准确无误插入蝉的胸腔。

为了看得更加清楚,我端了个圆凳,又纵身站在凳子上详观。就在蜘蛛插入夹子的瞬间,蝉又剧烈扇动翅膀,鸣声更响更亮,甚至有点凄怆悲悯的哀鸣。蝉虫努力地与蜘蛛做着殊死抵抗,努力地扇动翅膀。

二三十秒后,蝉的叫声低沉了,翅膀不是起初那么有力了,而是出现了本能的抽搐。蜘蛛死死盯住蝉胸,一动不动,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

我站在距蜘蛛很近的地方,静静的观战。它一点也不怯懦,甚至无视我这个庞然大物。又过二三十秒,蝉不叫了,也不扇动翅膀了。它的体内,被蜘蛛注入了足量的毒素和麻醉液,就这样呜呼哀哉了。

蜘蛛完胜。鸣蝉完败。这时,蜘蛛屁股眼里,屙出了透明黏稠的液体,遇到空气,瞬间变白。蜘蛛用它的左右后腿,把屙出的液体往蝉翅膀上缠绕,又往蝉的头上缚束。蝉已气绝身亡,身上还覆盖了白色的黏稠网络,它糊里糊涂地死去,也糊里糊涂地成了蜘蛛的下酒菜。

站在小圆板凳上,我的腿在颤抖。我从板凳上下来,但目光依旧注视着蝉与蜘蛛。蜘蛛形体之于蝉,的确小了很多。但蜘蛛以小搏大,以小胜强,就在于蜘蛛的胆略与智谋,斗志与精神。

据说,蜘蛛注入蝉体的汁液,除了麻醉和毒素外,还有防腐成份。蝉的尸体悬在半空,是不会因天热而腐烂变质。

蜘蛛踌躇满志,在斩获的胜利品面前,表现出胜利者的欣喜与快意。正当它沉醉于庆典功德的高兴之时,一把扫帚横空而起,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悲催。

女主人嫌蛛网悬于门上,观之不雅,提起扫帚,手一挥,蜘蛛辛辛苦苦构筑的天罗地网,瞬间灰飞烟灭。蜘蛛和它的猎物,一同黏在扫帚上。主人顺势把扫帚往墙上磕摔,蜘蛛经此一磕,肠子肚子全部磕出来了。蝉早死于蜘蛛,但蜘蛛也没逃脱悲惨的命运。

正道是:蜘蛛扑蝉,老娘在后。生死由天,贪婪毙命。生物界如此,人类社会,何其相似乃尔!

2016年7月27日夜

四 : 大山深处的回家路

对于一个山里长大的孩子来说,对山的感受和认识很简单,除了那份苦和艰难,就是它的朴素和崎岖,它总是苍桑的,寂静的,从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迷恋上山的美,只因那条大山深处的回家路。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走进了这条大山深处的曲折路,认识和感知了这条回家路。

坐在车上,走在这蜿蜒盘旋、崎岖陡峭的山路上,不到十米宽的路面,十步一转弯,百步一回转,瞬间一个急转弯,随着山势的升高,越往高处走,路越曲折,越难行。一面是百米高的大山,一面是悬崖峭壁,我的好奇心在问,这是怎样一条路,又是怎样修筑的一条路。从大山脚根下,一直修到了大山的顶峰,像一条臣龙盘旋着整座大山。伸出头往下看去,心里都有些忐忑,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掉下去。

坐在旁边的老人似乎看出来些什么,微笑的对我说:“孩子,别把头往外伸,外面风大,小心感冒了。”我把头伸了回来,笑着点点头,看了一眼旁边这位慈祥的长者,说“这条路真难走啊”!老人笑着说“第一次走这条路,都会这样儿说,可对于生活在这座大山里的人来说,它好走多了,比以前好走太多了”。老人的一句好走多了,让我感觉到这条路后面一定有不一样的故事,我禁不住的问“大爷,能跟我讲讲吗,我很想听,我很想知道,这里的人们曾经的生活”。老人点了上一根烟,笑着对我说,好啊,那是好多年的事儿了。在他的记忆中,这里似乎就没有过公路,以前这里都是曲折难行、高低不平的山路。因为大山的原因,居住在这里的人很少,而且很分散,大多是几户,十几户的自然庄,庄和庄之间,看似很近的距离,可是如果想见个面,却要走好几里的山路。老人说,这里流传这样一句话“隔山能说话,见面走半天”,可以想一想,这是怎样的一个地方。我叹了口气,问了句:“那这里的人们,一般出去外面吗,要是出去,要怎么出去啊?”老人扭过头看了看我,说:“这里的人很少出去的,很少和外界联系。住在山脚下的人,要想出去一趟都必须徒步爬山走几十里的路,走在山上还常常会有碎石往下落,甚至有的地方连一个脚都放不下,一个不小心,就会伤到自己。也因为这样,有太多的人为了生机在这条山路上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可它却是山里数千人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条盘山阶梯,为了记住这里,人们都称它为“榔梯”。

静听着老人的讲诉,我的心有些颤抖,甚至无法形容心里的感觉,只是有种无名的伤感,原来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样的一条路。老人一边讲着,一边磕着烟灰。然后,静静的看着前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我不好打扰,把头扭到了一边。恍惚中似乎看到了这里祖祖辈辈的人们,为了生机,来来往往攀爬在这条山路上的情景,它就像一条粗大的铁链紧紧的缠绕在山间,从这里走出大山的人们如同一把铁锁在铁链上上下移动。这时坐在前面座位上的一位年轻人,扭过头来,问了一句,大爷,听你这么说,那这里的年轻人是不是都不出去外面打工的啊。老人回过神来说,因为生活,还是有年轻人出去外面打工的,我家小儿子就在外面打工呢,只是因为路的原因,已经有好几年没回来过了。

我们点了点头,接着老人说,不过,现在好了,自从前年修了这条路以后,这里好多了。这不,今天小儿子刚给我打电话,说过几天,放假回来看我呢。(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老人正说着,车以驶进了一条隧道,洞黑漆漆的,借着车灯的微光,我看到了老人满脸的笑容。老人笑着说,这条路前年修的时候,居住在这里的很多人都来这儿修过路,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的人甚至为了这条路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大家都是义务的,不为别的,只为以后孩子们回家可以方便点儿,顺当点,平安些,听着老人的话,我眼角泛着泪光,心里暖暖的。车渐渐的驶出了洞口,老人说,路再往下就好走了,这条路也快走到尽头了。当我见到阳光的瞬间,我回头看了看那山,挺拔得像个巨人,高高耸立直插云宵。挺直的山峰上镌刻着四个大字“秀美山河”。

我回过头,问了一句,大爷,这路叫什么啊?他笑着说,这就是后石路。我笑了,大爷回头说,姑娘,你笑什么啊。我说,我一直听朋友说后石路,听他们讲后石路的雄,后石路的崎,后石路的峻,而我却不曾走过,没想到今天,亲身走了一回这条路。大爷也跟着笑了,他说,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喜欢这路呢。车上的人也跟着笑了。

过了一会儿大爷说,他到家了,临下车时还回过头来对我笑着说了句:“路上慢点回啊。”看着老人离去的背影,我笑了。

车渐渐的驶出了这座大山,回过头,看着这座大山,想想刚刚走过的路,心里暖暖的,再没有刚走这条路时的那种忐忑和不安,有的只是感谢。感谢这次偶然,感谢它,让我看到了在这神秘空寂的大山深处,有着一条寄托了多少人希望的回家路。感谢它,让我看到了居住在这里的人们,那种纯朴、善良的心。感谢它,让我重新认识了山,爱上了它,爱上了它的雄壮,它的峻峭,它的朴素和苍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