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38-注册送38体验金-2017注册送白菜

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金陵旧事/金陵旧梦

作者: | 人气:5 | 时间:2017-11-22

一 : 金陵旧梦

一、味道

想起小学附近有一家鸭血粉丝汤店 ,很小,是一个同学家父母开的。一碗加鸭肝的只要三个大头,不知道汤里面加了什么作料,喝起来不咸,汤色很清,那种鲜不是靠辣椒激发出来的,秘密就在碗里,慢慢的感染粉丝、鸭肠。那种味道,怎么说呢,我吃过南京城里许许多多的鸭血粉丝汤,有的早已具备规模,流水线生产仿佛少了那么一点精致。夫子庙里头的小吃,价格总是那么高高在上,制作的人已不再是地地道道的南京人,也许尝的到味,但是道,却荡然无存了。

也许这二十年来,走过的路不长,尝过的味道很少。 我认为南京的味道是有别于苏南的,苏南的味道是软糯的,酥甜的,就像水乡里那一张张精致的面庞,让人恍然大悟,噢,原来这里就是江南啊。

然而南京的味道离不开咸,就像南京人讲的话,听起来很重口,但你看得出他们性格中的粗与直。千百年来,南京的王朝都是短命的,诗人骚客怪罪始皇帝开凿的一汪秦淮水。南京城没有了一种霸气,也没有了一种勇气。最终沉淀下来的却是一种味道,这种味道是厚重的,因为经历过大悲大喜,有人说他在历史长河中渐渐埋没了往日的英明,变得自卑了。其实不是,生活在这样一座城市才能感受到博大,感受到淳朴和老实。就像一碗鸭血粉丝汤里面有那么多的作料,就像刚点完以后跟老板招呼:“多放得儿辣油,多放得儿香菜”一样,就像和南京人一起韶一韶一样,让你感到爽快。

二、颜色

我在这些年最漫长假期的最后几天,在尧化老街里面骑着自行车。南京的夏天是出了名的炎热,但是南京的许许多多的街巷都是阴凉的。(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因为梧桐树。

怎么讲梧桐树呢,从我接受教育起,它就没有离开过我的视野和后来的构思。记得以前有个女同学写梧桐树被老师表扬了,因为她写的踩在梧桐落叶上沙沙沙的声音。

梧桐树是南京的一张明信片。曾有人把夏天的梧桐树叶的颜色比作南京的颜色。绿色代表希望,代表活力。我想,能用黄色比较则更为妥帖。没有秋天铺天盖地的落叶,孩子们就写不出传神的文章。对于一个有故事的城市,一个成熟的城市,黄色贴合了他本身的谦卑。在南京的大街小巷来来回回行走的人,尤其是老人。穿着白色的老头衫,摇着蒲扇,说着比小南京讲的还要正宗的南京话,在一排排梧桐树下,那是可以被定格的画面。

三、我与南京

还有几天,就要离开这座城市。

一座留下记忆与情感的城市,是让人难以忘怀的。也许我去过比它还要繁华还要美丽的都市,但它在我心中却有一个无法被撼动的位置。

记得很久以前赶首班车总能碰到一个老头,总是乐呵呵的,见面总是先问候我。后来渐渐熟悉了,知道他每天都去爬紫金山。首班车上人很多,都是疲惫的面庞。有的时候车上有座位,他总是拉着我说”你坐你坐,你背着很累的。”同样,我也在车上碰到过这样的人,很嫌弃我的书包,生怕弄脏了她衣服。

在我眼里,南京可以很大,尤其是我站在17楼的天台上看着远方的紫峰,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喜悦。但是南京常常只是一个小小的部分,那就是我的家,和我生活过的尧化门。

我在这座城市里看遍了春夏秋冬,尝过了酸甜苦辣。

有时我想,也真的很想。能搬个小凳子坐在梧桐树下,听着知了在我头顶吱呀吱呀的叫。或者,在秋天来的时候,走在满是梧桐树的地上,踩得沙沙作响,但我最想知道的,是春天的某个夜晚玩传来的那一阵阵叫声来自哪一只鸟。

我很庆幸我是城市里渺小的一份子,这样我才能无拘无束在这座城市里慢慢走,慢慢看。

最重要的是,我遇见了很多善良的人。因为人,才有了这座城市。

有了这样的一群人,才让我触摸到真实的温暖,像梦一样,让这座城市在每一颗心里成为永恒。

二 : 小春日和,金陵旧事

小春日和,金陵旧事

最近的问题终于被“你有什么打算?是考研保研出国还是工作?”代替,同样问的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你清明准备上哪儿玩?”

如果我仿照前一个问题的回答格式来说,那就是——等过了清明就知道啦。

看到主页上满是迫不及待地表达或在候车室,或在旅游途中,或在家中逍遥的状态,而我坐在这个无比熟悉的地方,静候春日故事的发生。在书架上寻得一本书——《金陵旧事》,是现当代作家关于南京纪事的选集,设计和印刷中都散发着古旧的气息。虽然窗外是一派明媚的气息,拉着蠢蠢欲动的心到阳光下,但我仍是手捧一本书,在图书馆的冷色调里进行自己的旅行。

这些民国时期的才子学者的字里行间,大多怀着一种对六朝金粉的遗恨,对金陵古朴淳厚的眷恋。的确,南京有太多的历史记忆,处处勾人怅惘。可那些破损的老照片中,已难还原出旧时的样貌,此景此人,实属难再。心中尝试怀着旧人的情愫去抚摸着老南京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但脑海中不免浮现出挤挤挨挨的黑脑袋,在狭窄的古道上推搡,拍照胜利后迅速折返的景象,不觉黯然。仍想着王羲之等晋人大自然中曲水流觞,吟诗作赋,他们内心伸出无数只触手抚遍崇山峻岭,体察着身体与胜景的同息共鸣,真是春日雅事。但又转念一想,也许书中、诗中所作,皆为作者心中渲染美化后的文字,而在雅集中争酒讨吃,作不出诗而憋得面红耳赤亦可能被过(www.66460.com]滤掉了。再糟糕的事情,但都被胜景群贤的兴致抹平了罢,传到后人耳里仍是让人心向往之。

我喜欢在南京城里穿街走巷,只走民宅和老街,看形形色色的人们怎样劳动,怎样地生活。尤其是在车水马龙后的一个转弯后,眼前面临的是无比清幽的老宅,安静的感觉顿时沐浴了全身,我十分享受这一刻的感觉。最给我这种感受的还是喧嚣之中的清净之所——鸡鸣寺,前一刻还浸淫在尘世的浮躁与迷茫中,后一刻心就像飘摇的叶片,风止而安定下来。没想到陈西滢女士跟我有同样的感受,她说:

可是我爱南京就在它的城野不分明。你转过一个热闹的市集就看得见青青的田亩,走尽一条街就到了一座小小的山丘,坐在你的小园里就望得见龙蟠的钟山,虎踞的石头。你发愤的时候,尽管闭门下帏,不见得会有什么外来的骚扰;你如高兴出门游行,那么夏天有莫愁湖的荷花,秋天有玄武湖的芦荻,鸡鸣寺看山巅的日出,清凉山观江上的落日……

——陈西滢《南京》

朱自清先生也描述到了鸡鸣寺的一段:

所以我劝你上鸡鸣寺去,最好选一个微雨天或月夜。在朦胧里,才酝酿着那一缕幽幽的古味。你坐在一排明窗的霍蒙楼上,吃一碗茶,看面前苍然蜿蜒着的台城。台城外明净荒寒的玄武湖就像大涤子的画。霍蒙楼一排窗子安排得最有心思,让你看得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朱自清《南京》

这种悠然自若的神情,绝非现代人三五年的积淀所能速成的结果,也非沿袭一套方法所能习得的心境,而是潜心静气磨砺内心才能,自然而然地流露。但是触及眼前的情景,便明白是一件稀事,虽时常跟朋友感叹人心不古,却最后发现在时代的洪流中,连对自己的坚持都是一件甚为困难之事。只能希求自己尽可能地去看清一些事物,不要忘却心中的信念,尽量向“更好”的那一面迈开脚步。

再想一想过去人们的生活,没有带着那么多的金属音、机器声,而是天然的自然的、人的声音,因此总是充满熟悉,最贴近身体和血液的。看完萧乾的《吆喝》,没发觉自己已经笑得咧了嘴,但是翻下去的一页仿佛筑成了一堵墙隔在我与真实之外。我总觉的和人心有关的东西才是最真实的,而一个操作复杂的机器总是比最冷漠的人还要难以沟通。或许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正在急剧消减,人们逐渐染上了与人交往的害怕,而愿意同把自己当做主人的机器交流。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缺少了亲密,我想去做的,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改变。再翻开《金陵旧事》,一段细碎生活的描写又把我拉回到那些故事中:

往时的货郎边走边说“大姑娘小媳妇!花一样的金步摇,可爱的玉搔头,还有梳子、耳环、梳妆的杂物……”但是现在的货郎什么也不说,默默地摇着粗糙的波浪鼓走着。

——(日)青木正儿《南京情调》

这里已经隐约可以看出世人对环境的疲惫,以及作者对眼前情景的失望。可是现在的货郎呢,早已瞧不见了。或许我以后会找一些朋友再去重温那历史片段中的货郎,给老去的南京人心中以慰藉。希望到时工业社会中的非自然声音可以给予一些生存空间。

清明第二日,应朋友之邀,参加了夫子庙的祭孔大会。他们社团承办了诵经、佾舞等表演,观看之后颇有感触。在有心而无力沿袭传统文化的当下,他们能集体六点半晨读经典,定期举办国学经典诵读夏令营等,感染和熏陶了很多学生。在缺少正念引导和信念支撑的消费社会,实为难能可贵。社团负责人告诉我,他们对传统文化的坚持,得到了秦淮区政府的大加赞赏,他们希望传递夫子庙的“孝”文化,而非秦淮的金粉香艳的文化。在清明祭祀中华的文化祖先孔子,是位的让人们看到在崇尚“新”,崇尚“潮流”的时代,依然有一批学生在默默地实践着自己的坚持,在努力汲取先贤的思想,去寻觅一条积极智慧的人生之路。

而又回想起昨日看到的文人们对秦淮夫子庙的唏嘘感叹,多是“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如果看到当今的文化延续应该也是会称赞不已吧。司马訏所描写的秦淮之景也应该早已被人们遗忘了吧:

一间小小的楼房,被一盆炭火烘得十分燠暖,桌上的一对儿臂粗的红烛,烛光摇曳,照见壁间梅兰芳的《黛玉葬花图》。一张菱花床上叠着鹅黄色被褥,看来丰厚而且柔和,里面正藏着待价而沽的梦。

——司马訏《秦淮河畔的除夕》

说到南京的饮食,大概只有少数几个本帮菜馆延承了老厨子的技艺,但消费远在一般人之上。像南京传统的小吃大多都被挤到了街边小巷,不知是否还能吃出过去的味道。我向来对吃不怎么讲究,甚至一家南京传统的糕团店还是外地来的朋友带我去的,之后我便喜欢带朋友去那里品尝甜点。这家店在一条人流量尚可的路上,但似乎永远排着队,大多为女性,大概女性天生爱吃甜食的缘故吧。在动辄20元的港式、台式甜点店前,它依然保持着平价的糕团和甜粥,味道出奇地好。朋友尝过之后说,很难遇到有糖芋苗可以做的有他们家这样黏稠有味。那些柜台后面的阿姨们身着计划经济时代白围裙,用甜点来安慰心灵疲惫的都市白领们,在我看来是个十分了不起的角色。小春日和 小春日和,金陵旧事

书中数回提到了金陵干丝,我却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也没有看到哪家饭店会特别提到这道菜。各式的烧饼倒是十分有名,有朋友来就点名要吃烧饼和皮肚面。但是书中提到了几十种小吃,大部分我都还是第一次听说,而作者们对这种食品工艺的描述更是充满了浓郁的南京味道。看到卢冀野先生写的烧饼,因为我平常尤爱吃饼类的食物,看了这篇真想回到历史中去寻这家三泉楼。

三泉楼饼

南京晨餐,以干丝烧饼著。干丝最著者为南门口清和园,主人为一僧人,僧死,屋圮,清和园之名久已为京人所遗忘矣,独门西三泉楼烧饼犹在。三泉楼在殷高巷,无论“草鞋底”、“蟹黄壳”、“朝笏板”均佳。草鞋底等,皆象饼之形而名,味香且酥,如以清和园干丝下之,可谓双绝。今年,小笼包饺盛行,干丝亦多以鸡丝、火腿、烧鸭、肴肉等煮之,味极浓,油腻厚而不耐细味,于饮食一道亦可觇世风矣。后起若奇芳阁、奎光阁之烧饼,与三泉楼制者其形相似,然味究不同。

——卢冀野《冶城旧话》

能留得住人心的还是这种带着传统文化味儿的小吃罢,可惜不知在各式花样的西餐广告面前,传统小吃还留存下多少。走过路边的小店,那南京味的“阿要吃啊”的招呼声中,仿佛看到历史的粲然一笑。饮食还是人们最基本的生活需要,文化传承的好坏饮食也承载着重要作用。那些所谓的金陵传统美食只是徒有其名名,而失其实质,人们心不在焉地匆匆吃完,也丝毫觉不到食物的无奈。从前慢节奏的精熬慢煮,用心做菜,而当今技艺所剩无几,用流水线的方式生产出的食物,人们也不会想到去专心致志地享受。如此想来,我们究竟失去了多少好东西呀。

清明时节,春光当好。在这个祭祖缅怀祖先的节日中,在想象中去缅怀曾经的南京城也是很适合的。在鸟鸣中醒来,跟随春光小憩,眼中也点缀了粉和绿。只是忽而又身处新街口,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穿过形形色色的消费时,仿佛存在着巨大的荒芜,被淹没在岁月的底层,一点一滴地消逝着。心中所产生的奇异和陌生感让我刹那间停住了脚步,茫茫然想回头去看,但也明知道看不到自己想看的事物。只能随着人潮向前涌动,再回到桌前弄出这样几行文字。

近日又看了日本作家泉麻人的《东京昆虫物语》,是一本生机盎然的小书。作者同样带着绵长的感伤去怀念与他相遇的昆虫们。不止是各种昆虫在大都市几乎销声匿迹,视线所及之处,大自然也是,历史也是,文化情怀也是,这样就体会到了作者那种寂寞的心情。泉麻人在书中提到一个日本的成语——“小春日和”,感觉充满了暖意,又有春光不凉不烈,恰恰好,万物一团和气。所以做了题目,纪念一下这段日子。

小春日和,金陵旧事
小春日和,金陵旧事
小春日和,金陵旧事
小春日和,金陵旧事
小春日和,金陵旧事
小春日和,金陵旧事
小春日和,金陵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