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38-注册送38体验金-2017注册送白菜

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找个天使替我来爱你/找个天使替你来爱我

作者: | 人气:3 | 时间:2017-09-12

一 : 找个天使替你来爱我

像每个午饭后一样,小米枕着安的胳膊午睡一小会儿,呵呵...不长也就顶多十几二十分钟。小米说她就是喜欢这样枕着安结实的胳膊,很有安全感,还有衬衣上淡淡的丝纺的香味,让小米很舒服。

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就这样枕在安的胳膊上不到5分钟,小米就有点朦胧。“小米?在做什么?”“听出我是谁了吗?”“我揍你,丫头,怎么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我心里好难受,这么多天了,我一直放不下你,...我想你....”电话里传出哽咽的声音.....

小米猛地清醒,看看身边安然闭目的安,突然难受了。怎么会?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想起时心还是会痛,。

已经好久了,他再也没有在小米的梦里出现。有好久了,小米把他和他们的回忆放在了一个玻璃瓶用最密封的塞子塞上。因为小米觉得现在她有了安,有了一个像他一样爱自己的男子。那段逝去的爱情,小米只能当做是自己的前世。却不想今天,枕在安的胳膊上,小米的耳边却突然响起了这样的话。

是的就算小米向往事挥手,她都不会忘记那个秋天,那个灰色的秋天....在小米前世的爱情里另一个主角是辉...(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小米和辉是同学,同学三年,小米几乎没有和辉说过几句话。却看得出辉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暧昧,三年的时光就这样晃而过了,毕业在即,小米收拾着一些书本准备离校,发觉有些异样。抬头,正好碰上辉的眼神,充满了温柔,就那样短短的对视,小米的脸颊两朵红霞纷飞着...小米想她是不可以恋爱的,他们都正是学习的时候怎么可以让父母担心呢?就这样小米带着他的目光匆匆走开了.....

再次见面时已时隔4年,相见再也没有以前的拘束。他们畅谈了很多,唯不提当年。以后辉每天都会去小米工作的地方。只是小米不再多想,她觉得自己不可能和辉相恋,尽管他风趣,尽管他有才气,尽管小米已经习惯了他在身边,可是最重要的是小米觉得辉没有安全感,总觉得他会离开她。

在一个大雨滂渤的下午,辉向小米表白了。小米就按自己的想法拒绝了辉。好长时间辉不再作声,空气像凝固了一般。小米看见辉两眼发红,落漠的靠着墙壁一言不发,就在那一刻小米后悔了,她想何不试试?其实她也已经舍不得辉了。就这样他们相爱了。“打电话干嘛呢?”“没事,想你了”“呵呵,,,我也是想你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下雨天时就特想你”“因为我是在雨天向你表白的啊,呵呵...”

相爱的日子里辉对小米的呵护出乎她的意料。小米一直觉得辉是个粗枝大叶的男孩,却不想他竟然会对她这般细心。小米偷笑着想:看来她没找错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管辉在她身边也好不在她身边也好每每想起他时心就会狠狠地疼痛着,甚至会疼的掉眼泪。因为尽管辉对自己那么好,小米还是觉得辉有一天会离开她。和辉说起这些时,辉搂着小米说:“怎么会呢,你就是我今生的新娘。我一定会给你幸福。”小米怪自己想的太多,擦干眼泪接起辉打来的电话...

日子就这样像抓在手里的沙粒,在不经意间流走...沉淀下的是他们美丽的回忆...

临近中午时店里的电话铃声响起了。小米想肯定是辉打来的吧,说好今天请吃饭的啊。“辉,一会过来接我吗?”....怎么没声音呢?“喂,辉?”“我不是辉,是辉的朋友岩”“哦,有事吗?辉呢?”.....又是一阵沉默,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小米。“说话啊,怎么了?有事吗?”“小米 ,听我说,别着急...”“你说吧,什么事?辉呢?”

“辉昨晚出车祸了,他走了...”“.......”“小米,你别着急,你在听吗?”“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他在哪?他在哪?现在在哪?”“你听我说,你别着急,我现在也不太清楚,等一会儿我去你那儿咱们再说”“岩,不可能的,这不是事实,你带我去见他好吗?”“行,我一会过去。”小米呆呆地坐在那儿,没有眼泪,没有思维...她想,可能是岩听错了,怎么可能呢,昨天明明辉说要请她吃饭的,昨天明明还好好的...小米的脑子一片空白...

四天后,小米站在辉的灵前,穿了下摆很大的黑色百褶裙水蓝色的布鞋,这双鞋上有辉用画笔绘的蝴蝶图案。看着辉微笑的照片,却再也流不出一滴泪。她还是不相信爱她的辉可是就这样抛下她走了,他说过要小米只做他的新娘,他说的让小米幸福的。可是....她再也见不到辉了。心痛的无法呼吸,小米摸着辉的照片喃喃的说着“为什么说话不算话,那么狠心丢下我一个人...” 小米自语这些的时候眼泪掉在了大理石桌面上。开出的花朵叫什么呢?能做药材可能治病吧?!很久以后,小米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句话:蝴蝶停在脚面上,表示跋涉的千山万水中总有很多的聚散分离...

辉走后的日子,对于小米来说所有都是空白的,世界再没有一点颜色。就是这样一个秋天,树上的叶子,地上的小草连同小米的爱情一下子都凋零了。小米不敢出门,因为每个地方都留着她和辉的足迹,小米喜欢上了睡觉,因为只有在梦里她才能见到辉,只是每次梦到辉都忘了问“为什么要离开?”小米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人为了爱情去死,原来去死的人不是为了要挽回什么,只是不想再这么痛苦。而小米不管多么痛苦也要活下去,因为在一个梦里辉握着她的手告诉她“要好好活着”。朋友们都在劝“辉不想看到你这样,他还是希望你快乐的”看着妈妈心疼的眼神,小米终于决定坚强地面对事实。

认识安,以经是三年后了。

安就如同他的名字是个很安静的男子。清蓝的牛仔裤,格子衬衫,整齐的头发,说话的声音温温的。这就是安给小米的第一印象。便再没了别的。那时的小米还是会想起辉,想起时心还是会疼痛着,她想可能她的心很小,只够装一个人那么大的空间,再也装不下别人。只是有时还会想,会嫁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吗?无语....

安开始每天来小米的店里,就像辉当初一样。小米自己已的心已占满了,怎么可以伤害这样一个真诚的人。好几次小米想对安说“别再来了。”可看着安清澈的眼神时小米到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安让小米给他机会,安说会让小米爱上他。小米沉默,心里却在想,那就让我爱上你吧,这样我不会再在回忆里沉沦。小米开始不再排斥安对她的好,开始试着把那些回忆藏起。

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安小心翼翼地拉起小米的手,此时小米的心里波涛翻滚,安不知道,这个十指相扣的动作,给了小米怎样的感动,小米想像极了辉。就这样,小米想,就这样和安天长地久吧。那一天,小米好想带着安去看辉,告诉他,你爱的小米找到了可以陪她天长地久的人了,让辉放心。

从此,辉很少来小米的梦里了,即使来也是匆匆一趟。小米还是会想起辉,只是想起时不会再那么心痛,想起时习里有暖暖的感觉。小米想,一段爱情就是一个女子的一世,那么就把和辉的爱情当做自己的前世吧。在今生,小米决定要和安好好的,他们说好相互珍惜,不再有伤害。

只是婚期将近,小米突然在耳边听过辉的声音,心疼过一秒后便是暖暖的。小米知道,辉找了个天使替他来完成他没没有完成的承诺...

二 : 会有天使替我来爱你右边数起第二个是范冰冰吗??她竟然在里面演那个

会有天使替我来爱你

右边数起第二个是范冰冰吗??她竟然在里面演那个学姐!!?? 还有金政勋居然也在里面演那个金泽学长?!


是有他们俩演的,我看过几集,我看过这个小说,本来蛮期待的,可是拍出来的电视还真让人失望。一点都不好看,任务根本就不符合小说里写的,现在又要拍明晓溪写的另一部小说《泡沫之夏》,主演是何润东,大S,黄晓明。这几个人又和小说写的差别很大。

三 : 我替天使来爱你

(1)

我一直清晰的记得,晨树在登机前轻轻的凑到我的耳边,喃喃地说,小离,不管我在哪里,我都会一辈子,守护着你。

晨树,那个干净明澈喜欢拍着我的额头唤我小离的家伙。在我五岁的时候,妈妈拉着他的手走进了我的家门,从此成为我生命里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小离,妈妈拉我进卧室缓缓地说,妈妈的战友车祸遇难,只留下晨树一个孩子,晨树大你三个月,以后便是你的哥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晨树从来都很安静,安静的几乎不离开自己的卧室。他很爱画画,一支笔一张纸便可以涂鸦上一整天,天上星星地上花草,那样的年纪就能把一切刻画得美轮美奂,而正是因为七岁那年生日晨树送我的一张水彩画,我才决定放弃霸占每次妈妈分给他与我等份的糖果。

后来我们所处的大杂院又陆续住进许多孩子,孩子们打打闹闹的生活一天都没停止过。一次我揣着心爱的布娃娃随着大部队在院里玩着过家家,宝贝玩偶却被突窜出来的铁蛋一伙抢走,我一急,便嚎啕大哭起来。这时晨树竟从角落里冲了出来,推倒铁蛋夺回了我的娃娃,紧接着又被铁蛋的几个小弟兄摔倒在地,晨树只是死死把布娃娃抱在怀里,任凭孩子们的捶打,就是不松手。后来我的哭声终于引起了大人们的出现,孩子们一哄而散,我哭跑着扶起晨树,他全身都粘满了泥巴,额头淤青,鼻子红肿。然后他转过身,擦过嘴角溢出的血迹,递过已被压坏的布娃娃,拍拍我的额头用愧疚的眼神望着我说,小离,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的布娃娃。(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晨树,我的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傻。

(2)

时光总在不住的悄然流逝,像一夜后的梨花,开出未知的结局。镜子里的我已经变得亭亭玉立。而晨树,他的个子已然高出我一个脑袋,俊秀的头发掩着明朗的脸颊,沉郁的轮廓嵌着深邃的眼哞,只是还是一样的不爱说话,除了,对我。

每天清晨晨树都会准时地喊我起床,然后踏上单车载我上学,在半途会给我买上豆浆油条,送我到校后又急急的骑往画室,他的制服白净的没有半点瑕疵,即便没有他笔下丰富色彩的渲染,却同样温暖。

我的姐妹们总是围绕着我打听着有关晨树的消息,背包里的糖果巧克力从来都接连不断,而我的任务就是负责将这些情窦初开的少女们的一封封情书传递到晨树的手中。叶子总是不甘心地看着我咀嚼着满包的腐败果实忿忿地说,莫小离,我怎么就没有你这样的哥哥呢。

是呀,晨树,为了这些诱人的糖衣炮弹,你更加不能离开我的身边。

可是晨树终究还是离开了我,十七岁那年,晨树的作品因为在国际画赛上受到好评而收到巴赛罗那一家画报的邀请。晨树执意要走,倔强地选择自力更生,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为了给我们并不宽裕的家减少紧凑的开支。临行的夜晚,我们一起斜靠阳台,夜色波澜,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没有预料中的兴奋,只是弥漫着沉沉的忧伤。我努力地牵起唇角朝他嬉笑,晨树,我听说兰布拉斯大街的街道,车水马龙繁花似锦,两排的法国梧桐开得郁郁葱葱,我要你为我绘下清晨鱼腥的海风,画满夜晚旖旎的灯花。晨树凭望着无尽的夜空,答应着拍着我的额头,目光比月色温柔。

寒冬末岁,白雪皑皑,晨树,我的晨树,在冰封的一场大雪纷飞后远匿天涯,再难触摸。

(3)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红颜白发叹似水流年。我无可奈何地看着无忧岁月,逃去如飞。

然后一个叫作安也的男生却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活之中,这个据说学业优异且眉宇间透露着点点帅气让人无法轻易忘却的转校生在新学期伊始蓦然出现在我的课桌前,以一种绅士的姿态俯身探问,你好,莫小离,我叫安也,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

安也,这个在叶子口中几乎被神话了的男生,一米七八的个子,清瘦的身材,打很棒的篮球,跳最绚的街舞。叶子无奈的摇摇脑袋,莫小离,为什么幸运的总是你。

是的,并不算特别出众的我,真是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了么?

清晨推开阁门,却见安也已踩着单车斜靠在梧桐树边,微笑莞尔,唤我上车,眼神似八月晨光般明媚。骑到中途,又诡异地跑开要我等他,我望着他两手拿着早点远远跑来的模样,滚烫的豆浆杯在他双手间做着轮回接力,油条被费劲的嘴型吹的热气腾腾,甚是可爱。我好奇地问他,安也,你如何知道我未吃早餐而且早餐只吃豆浆油条?他微笑,不答,然后载上我继续前行。

课间又被安也喊了出去,出教室门时强烈的感觉到身后叶子一干人酸溜溜的醋意。我于是板着脸朝着安也大大咧咧地训着,同学,你的出现严重的影响了无产阶级的大团结,请不要无事打搅本小姐的清修。听罢安也尴尬的摸摸口袋说,那个,我听说你喜欢吃老婆饼,昨天恰巧路过一家,所以买了些给你。我窥着安也袋袋里熟悉的包装,是徐福计的老婆饼!我的野蛮形象再一次被瞬间击败,接过吃的我朝他努努嘴,如果哪天我吃胖了嫁不出去,你绝对要负全部责任。

(4)

星期天一大早,便收到安也的短信:“莫小离,今天我们出去玩吧。”我掂着睡意朦胧的脑袋晃悠悠地回:“不去,下星期还有模拟考试,我正在认真复习呢。”然后扯紧被子转身继续追忆我的黄粱美梦。几秒后手机又嗡嗡震起,我点开收信箱瞟过:“真是太可惜了,本来还准备带你去坐摩天轮的。”摩天轮?居然去坐我最爱的摩天轮!我的神经中枢不由自主地向全身各个细胞传递着这个让我惊厥的信息。我以最快的速度移动着大拇指:“该死的安也,十点哆来咪游乐场,不见不散!”

周末的游乐场果然是人满为患,安也一身酷酷的装扮,红黑板鞋白色休闲裤,淡绿轻逸的T恤,配上时尚的宽边墨镜,不管走在哪里,都闪烁着最耀眼的光泽。

我们从激烈对撞的碰碰车里走上晕头转向的勇者大转盘,从水花四溅的激流勇进中迈上可爱拟真的迷彩降落伞,在天旋地转的太空飞碟里放肆拼命地跺着脚跟,在飞速轮转的过山车上屏吸尖叫,像孩子一样,敞露着最简单最纯真的快乐。从海盗船上下来的我已累的气喘吁吁,安也递过冰莹的冰激凌笑着说,莫小离,你这个样子,可坐不了摩天轮哦。我听罢重重的回他一拳,你也太小看本小姐了!

摩天轮安然转起,我闭上眼睛,在幸福的糖果格子里淡淡飘向记忆的云端。小时侯,我坐不起摩天轮,只能眼馋地站在水平线上仰望着摩天轮的独舞,我曾经信誓旦旦地许过愿,在祈盼的未来,我的白马王子一定会携我走上摩天轮,为我穿上剔透的水晶鞋。睁开眼,身上游弋着的是安也怀里的温暖,他静静地抱住我,呼吸厚重起伏,我不知道,我该快乐还是悲伤。

摩天轮继续转,不为谁的留恋而彷徨。安也拂过我耳梢边的头发,嗓音明亮而又感伤,莫小离,从现在开始,让我保护你,好吗?

蓝天白云童话般的安也,我孱弱的手指触着他瓷器一样柔和的脸颊,抿嘴,微笑。

泪水,从百米的高空轻声滑落,一层一层,穿越所有记忆的过往──

七岁那年,有个沉默寡言的孩子送我一张生日水彩画:绚丽的霓虹灯,缤纷的游乐场,跳跃旋转的木马,一个挥动着翅膀的天使在华丽的摩天轮上为公主带上幸福的指环,画的右下角留着孩子稚气的笔迹──因为公主,天使才开始飞翔。

谁是谁的公主?半年异国他乡的音讯全无,你在哪里,我感觉不到你。

那么安也,从今往后,你又是否是我的天使?

(5)

尔后川流不息的日子里,无论是哑雀无声的图书馆、琳琅满目的步行街、还是落叶纷飞的枫林小道,总有安也随和的身影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我所有微不足道的快乐,因为安也,荡漾而又绵长。

提笔、落字、答卷。自信、沉着、满怀希冀。黑色六月,因为有安也的存在,我变得决绝而又坚强。

三年的高中学习生涯终于圆满落幕,期待的暑假,我和安也陆续收到了同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于是收获的夏天,我安静的在安也的出租房里帮忙整理打扫,为我们约定好的出游收拾行装。而这个温和腼腆的男生,在看到隔壁大妈费劲地挪着煤气罐后,又跑去帮忙,多么的善良。我好奇的翻着安也的相册,检阅着他的便笺,品读,偷笑。然后我从抽屉的底格找到一本褶皱绵延的黑色笔记本,一种熟悉厚重的思念感扑面而来,于是我轻轻的打开。

呼吸骤然停止。

即使我忘记所有,我也不会忘却,这每个字最后都喜爱回旋是晨树最特别的笔迹。

白色纸页黑色墨迹,每一丝笔画都凹陷得如烙上一般。

莫小离,十七岁,生日八九年九月七日。

小离六点二十出门上学,早餐只吃豆浆油条,豆浆烫手刚刚好,油条出锅吹半分钟。

小离最爱吃徐福计的老婆饼,祥平路29号,鼓楼大厦右邻第三家。

小离最大的愿望是坐摩天轮,哆来咪游乐场七点开门,六点五十打烊。

小离……

我的脑海开始翻江倒海的倒转起来,近几个月的画面开始重新排演:摩天轮是突来的提议,徐福计是恰巧的路过,六点二十是偶然的相遇,安也是莫名的转校……混乱,我的思绪混乱的找不出一点线头。

房门吱呀地被推开,身后的脚步声遏然而止。

莫小离,你,看到了?

告诉我,这一切的一切。我回头注视着茫然的安也,夺眶的泪珠不允许半点的欺骗。

好……我告诉你。但是你要相信,我同你在一起的日子,从来没有欺骗与伪装。

腊月寒假,我随父母去西班牙探亲。第一次出国的我,在繁华拥挤的马路上也不忘取景拍照,我专神的以致忘记了身后奔驰而来汽车,那一刻我以为一切即将终止,可一个背着画架的青年扑倒了我的身躯,而他的双腿却被车轮疾轧而过。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我从来没有想过因为自己的失误会让一个人永远都不能行走。我想报答他,我拼命的想用一切来报答他。他在医院里沉默了两天才开口说话,他说他有一个要用一生守护的妹妹,而现在,他的承诺无法再兑现。他把这个本子交给我,要我,代替他,保护那个叫作莫小离的女孩……

……不要说了安也,你告诉我,那个人不是我的哥哥,不是晨树,对不对?

安也,为什么你不回答我,为什么你不回答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奔涌的泪水,从眼角,倾流而下。

起身,逃离,我要从悲伤的梦境中醒来。

而安也再一次紧紧抱住我的肩,我听不清他梗咽的话语。

莫小离,我,是真的爱上了你。我会一直保护你,不要走,请你不要走。

可是安也,你又是否知道,我单纯的以为他已弃我而去,我迷乱的假设你是装载他灵魂的天使。

对不起,请,让我离开。

(6)

有些事,是否命中注定?有些人,是否注定分离?我们习惯把所有的悲伤都兀自藏匿心头,只为了成全所爱之人缥缈的幸福。却不知,一颗心一瞬间的好意换来的常常是两个人一辈子的追悔莫及。而现在,我想陪着你的伤,一起伤;我想随着你的痛,一起痛。请握住我卑微单薄的手,再不放开。

梦里九月,我站在兰布拉斯大街,揣着安也所给的地址,执着而坚定。

我轻轻地向每一个路人交流──

如果,如果你遇见一个安坐在轮椅上的年轻画者,请你告诉他,请他不要走开。

因为小离,他的小离。

会替天使来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