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38-注册送38体验金-2017注册送白菜

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老同学你还好吗/致大学:亲爱的同学你们还好吗?

作者: | 人气:1 | 时间:2017-09-22

一 : 致大学:亲爱的同学你们还好吗?

亲爱的同学,你们还好吗?我混得不是很好,于是躺在床上一个人愁眉,顺势看到墙上的照片,看到了一群你们,所以忘记了不顺心,坐起来打开了空间的页面,想敲几个字送给你们,送给我,还有我们已经逝去的青春。

听说,赵薇导演了一部电影,名字就叫《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单听名字我就特想看,更特想奔电影院看完我人生里的第一场真正的电影,身边有自己心爱的女孩儿,有可爱的同学。只可惜,我只有一张照片的陪伴,于是我拥有了无数个“唉”。

你们还好吗?6月24日那天拿毕业证,也没好好聊聊,就都匆匆离开了。我拿了个肄业证,因为我的计算机一直挂着,而且我是班里唯一一个此等级别的国宝,至今我还敷衍我的老爹说我毕了业,虽然我爹不是那么关心这事儿。

不知道为什么,做别的事情总是有心无力的,只有敲键盘的时候才是最享受的时光,就像有你们在身边陪伴一个样儿,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溜走了,像被蒸发的水一样。可能是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快乐的,可能回忆是一种有氧无压运动,又可能是因为我老了,总是在过往中提炼快乐时光的精华。

亲爱的同学,你们混得怎样?是不是也不是经常联系,偶尔聊扣,说着一些口是心非的话?是不是也变了呢,不再唯我独尊,面对别人的数落是不是也会在心里默念“早岁那知世事艰”?你花三块钱买的饮料早已涨到了三块五,你是不是也换了口味,在出租房里喝水管子里的漂白水,在外面渴的没办法的时候只会买一块一瓶的康师傅?......

你们还好吗?有时候我特想骂你们两句,你们怎么能像我一样没义气?虽然早就料到了,毕了业就各过各的生活,分道扬镳,但没曾想过就此别过就是一辈子了。(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依稀记得,在我二到家的时代,男孩儿们穿着大裤衩子追着女孩儿们的裙子跑,跳着兔子舞,音乐铿锵有力,每个人仿佛就是重金属乐队的主唱一样豪放。我与矬崽,鬼子,大头,坐在公寓花池子边上调戏玩轮滑的八岁小甜甜,叫她大苦瓜,挑逗十一岁的吕霞,送她外号大侠,我们一起吸烟,一起被路灯下的昆虫们亲吻,亲眼目送一位位美女经过以大饱眼福,叫骂着一对对情侣中那个男主人翁是个2B......转眼都不见了踪迹。

学校好不好?我已经搬离了很久,很久没有回去,那里有我的欢乐时光,也有我的一片心酸。毕了业鬼子租住的那个四合院成为我们的聚点,只是后来主家盖新房子了,他也被赶了出来,一个人漂泊,一个人流浪,一个人碰撞,就像我们一样。

所以我们没有了根,风一吹,一捧沙成为一个小丘,风再一吹就飘落各天涯了。

“巨二集团”倒闭很多年了,我被追封为团长的时代早已不再是时光,“梦雨轩话剧社”是不是也早已解散?于是我特想喝一杯,敬过去,敬生活,敬我们的坚强还有苦笑;敬太阳,敬月亮,敬我们拼了的一切和模糊的双眼里的挂念。

如此冷清,始料不及,六十人变一人的剧本是平剧还是悲剧?我想骂的人早已不在我眼前,我想爱的人也已不在我身边,我多想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不会浪费时间睡完一个大二,一定要和你们认真地玩,就像在邢台大峡谷的那次写生。

光着膀子打篮球的时光,含笑半步颠永驰师叔的波若波罗密般的讲课,说我蔫坏儿的袁大头讲武侠总是占用四分之三的时间,一点面子都不讲的李导,独耍流氓的阿鹏老师教我们涂的鸦,头发特少的一民想要我们能够PS蓝天,以及好女人阿英。

你们都还好吗?师弟师妹们是不是比我们还要流氓?请教会他们认真仔细的玩耍,因为大学时代那么美好,那儿以后就是一片又一片的沼泽了。

时间太累,不再强求的态度我已学会,不一一写下了。

顶你

个肺

好同学二胡

2013年4月16日

?

二 : 你好,燕君同学

我微微一笑,觉得这世间的事确实很有意思。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会在十一年后的今天想起你。这世界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2008年12月20日,星期六的午后,我独自一人在公园的石椅上闲坐,感受冬日午后的宁静和暖暖的阳光。公园里没什么人,偶尔有人从我前面的小径走过,但我从不会去注意。我只是听着鸟鸣,感受到那种近似于山水间的宁静。阳光很好,我扫描似地环顾身边的景物。

两个身影走来,我只顾欣赏景物。转过头,却见与我年纪相仿的男子在瞅着我。我从不喜欢去看别人,把眼睛转开了,却见后面的你缓缓地走来了。我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你,毕竟有十多年未曾谋面了,但应该是吧,那种身影却是那么熟悉。我情不自禁地说出你的名字,但很慢,一字一顿:“燕,君。”你低着头,大概是发现了我奇怪的注视,忙着接电话,从我面前走过。我确定,那就是你。穿着橘色的毛衣、浅蓝的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扎着一头长发。

可是,那又如何呢?我们既不熟悉,也无联系,已有十一年不曾见面,你是否还记得我,岁月会不会已改变当初的你呢?即使当年我们曾是同学,但也没有多少接触。我站起身,看见你的背影。你从那男子手中接过黑色的风衣,披在肩上。我只望了这一眼,便转身离开。

我开始感慨年华飞逝,青春不在。曾经的同学早已各自纷飞,变得陌生。即使某天擦肩而过,也不一定认得。我现在很怀念那些年少轻狂的日子,尤其是初中三年是我记忆中最美好的学生时代,因为自从初中毕业离开漳浦一中后,我的心便沉入了茫茫的大海,凋谢了青春的花朵。

记忆开始渐渐苏醒。人,真是种奇怪的动物。十多年来,我不曾想过你,提及过你,关注过你,但此刻,初中时代里的所有美好记忆却只和你有关,并且记忆是那么清晰,这是我所没料到的。你是不是觉得太不可思议,其实,我也觉得不可思议。这并不荒唐,只是太过离奇罢了。我想,这应该没关系吧,把你写进文字。也许,你会感到高兴,十一年后的今天居然会有一个你不熟悉、也不了解的同学在想念你。(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你好,燕君同学。这是我现在最想说的话,是一声极其真诚的问候,并没有夹杂其它什么情感。我只记得,那时的你是个爱做梦的女孩。那会,流行日本卡通《美少女战士》,常见你和同桌的洪冬华同学拥在一起画美少女战士,极其漂亮,画得很像,线条也很美。记忆中,你常常仰起头,双手互握,放在脸前,一副做祈祷的样子。常常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掌心张开,上下挪动,有时似乎还在着急地跺脚,一副很着急、很可惜的样子,好像是在说,如果能怎么样怎么样,那该多好啊。

你带着一副眼镜,一副很淑女的样子,应该是种特别的气质让你显得与众不同。虽说你常和班上那群主角在一起,可是你很独立,和她们显然不同。时至今日,那种印象仍未改变。要不,怎么听班上的其它同学都说你长得美呢。那时,我很懵懂、木讷,并不懂得那就是美,现在,我懂了,我的确够笨。

想来想去,和你也只有极少的三次接触,我想一一记录,当作美好的青春记忆,好像都是发生在初三那年。

第一次,你那时当班上的生活委员,班主任给了你新买的班级钥匙,让你管理。那时你很聪明,知道我家住附近,做事也认真负责,就来到我桌前坐下,抬起头对我说,班级的钥匙给你管理。我说,好。我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的确够“木”,从不懂得多说一句,只记得你浅浅的笑容。

第二次,轮到我们组洗地板,所有的桌椅都被搬到后面,你和其它女同学正在教室中间的空地上洗地板。那时,我提水,总是很认真,但是不是有点傻。我很卖力地从水龙头提起一大桶水,说实在的,的确有点重。近乎是小跑着,走到教室中间,你也很认真地拿拖把洗地板。见我把水提来,大概是我有点踉跄的样子,未等我放下,你连忙从我手中接过不轻的水桶。我有点感激,看出了你的善良,径自走开,但真的有点感激,可我就是不懂得说些什么,可能这一次是我们最近距离的接触了。

第三次,我们不知是因为什么问题而争论起来。哦,我想起来了,是和学习有关的问题,好像是你在问别人,让我听见了。我知道答案,便写了张纸条让后面的同学传给你。那时,你坐第五桌,我坐第二桌。后来,好像是我的答案正确,你回了纸条表示赞同。当时,我的学习并不算糟,大概有些自信,有点想炫耀自己,在纸条上写道:服不服,传给你。只见你和同桌靠在一起,看得很认真,又回了纸条。你看着我,我在想,你又会说些什么,肯定不会是服软的话,那样太没尊严了,哪能让男同学占了上风。可你写的纸条却让我大为失望:“不服,我没时间和你争”,字写得很大。我回头望了你一眼,你在窃喜,看着我,脸上有种得意的神情和浅浅的微笑,在等着看我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不过,我是有点不高兴,认为你话说得太绝,就不回了。现在,我明白了,那就是你们女同学的特点。我想现在补回一次:“是吗,等你有时间,我随时奉陪。”我又一次知道自己傻。真的,那个我心目中最美好的学生时代居然只是这样,真是让我叹息不已。

燕君同学,你好吗?我仔细地想了想,终于知道为什么你在多年之后,仍可以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里。

原来,你就是一种潜藏的美,我向往中的美,只不过当时我不懂,你那种特别的气息已经感染了我,藏在那些永不褪色的记忆里,所以多年之后,因为某种机缘的触发而得以开启,使记忆仍然可以光彩如初,仿佛就发生在昨日。时间好快,回忆往事,仿佛我们还是同学,但回到现实中,就觉得恍若隔世。还来不及叹息,时间就几乎剥落了我所有纯真的岁月。

我想,你就像一处能让人流连、欣赏的风景,以一种清新、自然、朴素的美而存在,就像一朵色调清雅的花,只是淡淡地、淡淡地散发着芳香,令人神往。我相信,不管你走到哪,都会有人像我今天这样欣赏你,就像欣赏美丽的大自然一样。又有谁不向往大自然的美呢?

所以,请别见怪我今天这样来写你,我只是欣赏,似乎还夹杂着点倾慕。对于你在我记忆中的存在,我觉得庆幸。毕竟人一生中不会有多少人能永远地留在自己有限的记忆里,你不介意吧,老同学。

我始终喜欢同学这种称谓,比较纯粹,没有其他什么功利性的色彩,可以说,储藏了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老同学,你现在在哪,过得好吗?

想起你的这两天,我试着找过你。我想知道你现在如何,是不是有什么改变,仅此而已,但愿你不会再一口回绝吧。有时,我想,我是不是太多事,有点头晕,但我很快地否定了自己的看法。人,这一生总会碰到许多灰色的事情,如果总是在现实利益的盘算中过日子,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人就应该挣脱现实的束缚,让自己的心灵丰富起来,所以,我一直在寻找美,挖掘美,即使是碎片也值得我珍藏,你也是我经历中的一种美,所以,我要用我钟爱的文字记下你。我只想和你聊聊,看看昔日的同学究竟有多少改变,然后问声好。

我真的在网站的校友录找到你了,那是你大学就读的班级——福建农林大学经济管理2000级,但你已很久没去了。你也没有加入中学就读的班级,我想此刻,你已遗忘了中学的初中时代,假如你看到我这篇文字,也一定不记得我了吧,那个个子不高、长得有点黑的男同学。我的留言也许是没用的,一切就让它随时间的流失而散去吧。

其实,能不能找到你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在我的记忆中留下美丽的光影,让我觉得弥足珍贵,并觉得自己幸运。但你在我的记忆中依旧有种缥缈的神秘感,是那么不真实。有时,我会想,十一年前我们居然是同学,好象是一场梦。那么,如果还有来生,让我们继续做同学,保持那份永远纯真的同学之谊吧。

看着毕业照中的你,心里竟有一丝悸动,照片里火红的凤凰花落了一地,你蹲在第一排,永恒地以一种微笑的姿态定格在我的记忆,而我,只有那一声轻轻的问候不曾改变:你好,燕君同学。最后,还是借用那首《同桌的你》来怀念我的学生时代、也来祝福你吧,祝你幸福,一切顺利: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三 : 同学你好!

曾经年少轻狂的我们,背着行囊行走在在小雨淅沥的道路上,因为寻找自己青春的梦,我们相聚在同一个屋檐下,同一个窗口里,于是我称呼你为同学。

同学你好,还记得住在我们上铺下铺的兄弟吗?一起唱歌,一起欢乐,一起悲伤,一起谈论班级里的女同学。我为你打饭,放在你的床头边,只因为你的心灵上衍生出的一段思想;你为我拿出你的苹果,来共同分享你甜蜜的生活,纵然生活中有那么多的苦涩。晚自习下课,我们偷偷溜出校园,悄悄地掏出从家中偷出的香烟,小心的点上在咳嗽中品味长大的感觉,青春原来如此模样。也曾经在周末的深夜,一同从二楼跑出,只为去看一眼外边的世界,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心中似乎就是背叛青春的感觉。我喜欢上了谁,是我的同寝兄弟为我出谋划策,一起兴奋地去书写不成熟的情书,羞涩着涨红着脸把它放在心仪的女生的课桌里,心跳着等待对方的回应。同寝的兄弟你在做什么,在夕阳染红的傍晚是否会想起我你的同学;同寝的兄弟你在想什么,在漆黑的夜晚是否会想起我们曾经的志向,我们一同唱的歌;同寝的兄弟你好吗,生活的重担是否让你迷失了方向,忘记远方关注你的我的目光。

同学你好,还记得同桌的我吗,你借我的那块橡皮现在会在哪里?还记得我的不小心,惹你伤心哭泣,站在一边没有主意的我,忘记向你说对不起。我说我不会唱歌,你就一遍一遍唱起《大海》,我却一遍一遍弄乱每个音符,直到现在我还没捋清你的歌声。你和我说起你的生日,我答应为你唱生日之歌,等到晚上拿出给你偷偷去买的书,我说祝你生日快乐,你感动得泪眼朦胧。我们一起上课下课,一起讨论各科的问题,你也曾向我说起你的经历,我也曾告诉你我心中的秘密。你取笑我总是假积极,总是在无端的时候怒目而视的生气,我向你讲我的哲学卖弄我刚学来的道理,心中所有的注意力全在你的身上我的心里。同桌的你,真想看一看现在的你,是谁为你披上嫁衣,我却无缘把你的长发盘起。你相夫教子,你出入厅堂厨房,在你休息的时刻,是否记得我送你的书籍。

同学你好,还记得那个调皮的我吗,口无遮拦让你伤心不已。每周周末的自习,我们演讲我们唱歌。因为年少无知,点名指责班级的“领导”,你气急而泣,委屈的不能自已。我指责班长,告诉她榜样的力量,自以为了不起,可是最终却不能不服气。还记得我每天找你们收文选作业,你们说我不会工作,为什么那么积极。我们一起打扫卫生,我指挥大家除草,你们说我只会说不会做,我却乐此不疲。我们都是平凡的同学,没有可歌可泣的故事,却在每天奏起青春的歌,晚上我们抢着去图书馆,只为了和心中的女生同桌;我们团结一致,在学校的运动会上抢夺第一的荣誉,只为了班级争一口气。还记得我们最后的一个元旦吗,我们拿来一盘盘买来的菜,一起包饺子一起到食堂去煮一起欢呼,最后喝的一塌糊涂,蹲在一起捧头而哭。分别悄然而至,我们终于结束了学习的生活,不再看到曾经可爱的同学。

如今我早已有了自己的妻,而同学的你也早已成家立业,正做着独当一面的奇迹。每天的生活多彩,也都有了不同的喜怒哀乐,人生的轨迹也出现了不同的印记。无论怎样,同学不要灰心丧气,到什么时候都会关注你,分享你的快乐,也分担你的忧伤。在越来越快的生活里,请你放慢脚步去看一看生活在另一个地方的我。如果哪一天我们相见,我会高兴地向你问候:同学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