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38-注册送38体验金-2017注册送白菜

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囚/囚

作者: | 人气:3 | 时间:2017-11-18

一 : 囚

冷雨萧条 , 湿寒了花草

/隔壁的山云团团锦冒

/恍惚中

/谁叹这一身布衫清薄

//

//(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始终挂牵, 断不开了烦恼

/怎么变的如此胡闹

/连天都不知晓

/弄间又传出声声吠叫

//

//

一缕一缕的线条

一圈又一圈的画地为牢

囚的是勇气 亦是炫耀

锁的却是那思潮而又无常的步脚

二 : 囚

??帘外,疾风兼厉雨纠缠成一支绝望的哀歌——震天憾地!庭院里的虞美人花在此刻的风雨飘摇中一瓣一瓣地被辗碎,连同她那馥郁的香气也开始凋残……他猛地惊醒,在瞬间里竟泣不成声!??冷清如墓的旧宫,窗子泄进阵阵寒风,微微彻骨!破旧的屋顶正认真的下着漏雨,一滴一滴,从不间歇……不小心又提醒了他,让他又想起了离别时她的眼泪,于是心便止不住地掠过一阵阵淬火般的闪痛……??浪荡的风在他的寝室里肆无忌惮地穿梭着,烛焰开始摇摇欲坠,室里的所有影子也跟着恐慌起来,左右摇摆不定……??他起身向着门走去。眼神似乎疲惫却又十分清醒,隐隐约约闪烁着一股凌寒。他打开门,一阵风汹涌地袭来,他的衣袍立刻被风凶狠地往身后拉扯,猎猎做响!!??屋外一片喧嚣,夜空在哭泣,凄异煞人……??整个世界在风雨晦暝中……??天空是深邃的黯蓝色,万丈的寒雨在广袤的夜空里织成一个宏大的雨网,他略略抬起他的头,看见雨从高空急急地跌落,然后拉成许许多多长长的线——像他那恍惚而又密集的伤愁。??一只白色的飞蛾突然从他面前急匆匆地掠过,在刚刚闯入雨中的瞬间里,便被雨滴狠狠地击落在地上,葬在了淤泥里……他看着雨点打在它的身上,心生怜悯,不觉地走入雨中,弯腰,把它捧在掌心里,呆呆地看着,看着……思绪飘得好远……??他走出宫殿,依旧用着他那高贵的姿态,任管押着他的是两个宋室的侍卫,还有宋王肆意而轻狂的笑声……??宫殿门口躺着一片伤痛∶残刀断戟,尸积三层,血淌一地!这是他一直所不敢面对的残忍,也许他真的不适合做君王,因为没有流血的勇气……江山的争夺、巩固,哪一样不需要流血?自古权力不就是建立血肉模糊的残忍之上吗???夕阳泊在血里,吊悼着天边的落日,演绎着一场凄绝的美……他的目光轻轻扫过这从此以后不再属于他的宫苑,却不小心碰触了远处角落里她的眼神……??有一滴泪明明是从她的脸颊缓缓划下的,却划伤了他的心——血从伤了的裂缝中涌了出来,他听见很清晰的血淌声,接着伴随而来的是一种有如陨石落地般剧烈的心痛!??她看着他,他看着她……??四遭的风都沉寂了!世界在这场无语的对视中窒息了!他们这一晃间的对视似有千年般的漫长,也许他们俩的生命就是在这一刻开始苍老的……所有他生命里曾有的繁华也跟随着他开始苍老,一簇一簇地溃散而去……??他的左肩突然被人恶狠狠地推了一下,脚仓皇失措地向前搓了一步——押着他的两个宋室侍卫开始催促他了!别离在他俩的世界里降临,鸦雀无声……??彳亍,彳亍而行……错身之后,他还是转身回望了一眼,在他的回眸有她浩浩荡荡的眼泪,接着袭向他又是一阵剧烈的心痛!他突然狠下心别过脸去,大步地往囚室的方向走去……??就让曾经的情投意合,曾经的缱绻难分都在这片泪海里通通埋葬吧,埋葬吧……!??那一刻,苍穹顶空有一只鸿雁飞掠而过,鸣发出一声悲怆的叫声,他抬头去看天空发现——长空裂了……??一剪厉风穿过他那已湿透了的衣服,风中的寒意一下子把他的思绪抓到了现实中……他才发现他已经在回忆之城里逗留了许久了……此刻的天空已经微微发亮了……东方几点斑驳的漏光已经开始挣扎出那沉甸甸的云层,逃离到人世间来了!??他的左手深深插入土中,抓出一捧厚厚的泥土挖成了一个洞,便把手中的白蛾放入其中,轻轻的掩上一垒厚土。??白日里,庭院里也是冷冷清清的,整个旧宫依旧只是个宏大而华丽的坟墓……他安静地坐在亭中,轻轻摇晃起手中的酒杯,看着杯中的酒纹如风中的薄纱般轻轻皱起,然后嘴角缓缓泛起一个模糊的笑……风从他的左侧吹来,他的头发被轻轻带起,在风中轻扬起舞……??不知不觉中岁月已经将他一年的光阴埋葬在此处——一个宏大而华丽的坟墓,在这一段被废弃的光阴里,他总是一个人守着日升与月沉的轮回,在昼夜更换的交替中对着圆日钩月独自空饮,任管如麻的思念和愁绪压皱了眉头,他依旧只能借酒浇愁!??四十年来家园,江山恍如一梦!??国破的伤,家亡的痛这份折磨注定要与他厮守一生,可如今他已无力支撑这一份悲伤了,却依旧一直没权利去放弃这一份悲伤……??他扭头望向湖那边,一尾鲤鱼跃身而起,带起一串秀丽的水珠,闪着耀眼的金黄色,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然后一头扎入水中,湖面顿时金光鳞起,縠皱千叠!??他起身,踱向湖边,低头寻影,他蓦然间发现思念早已经消瘦了他的模样……微风轻轻掠过湖面,唤起千层涟漪,他突然笑靥弥开!湛蓝的湖水里,鱼儿们在欢快地游泳,倒影里也有鸟儿自由地翱翔!??也许鱼儿痴情的是蓝天,鸟儿醉意的是碧水。??帝王与平民无非就像鱼与鸟,彼此一直都在互相羡慕着,而实际上谁都不了解谁的无奈与心酸……??他抬头看见天空很蓝,很漂亮,风在跟云追逐玩耍,还看见她的笑容挂在天的一方,然后慢慢地散开……一切都好看得让人心碎!??他的忧伤散进风中,风肆意拉扯他的长袍,也把他的长发拉得直如长针,而他一个人始终安静地望着天空,发呆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他发现,光阴已经惊慌失措地跑进了斜阳,世界好像在瞬间里就更替了所有颜色,像一个王朝的更替那般迅不可测,斜阳里满地金黄,像王朝在他刚接过手时那般灿烂。??他摇动手中的那杯宋王所赐与他的酒,酒微微泛红,酒中倒影着他嘴角一抹浅笑,他又轻轻地晃动了一下,然后含笑地一饮而尽。??他的眼瞳渐渐地开始涣散,身子徐缓的下沉,倒地……??天边的夕阳渐渐地红了,红了,红了……如同他嘴角流出的颜色……??……??很久以后……??在缥缈的远空又有一颗起地星徐徐升起。??而一切都又重新在等待着一个忘却。??后记:??是谁的感慨造就了这千年以来的风声?我想是你那么一句: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三 : 囚

早起的鸟叫声把他从幽深的梦境里惊醒,从稻草堆里坐起来,他捡起他的眼镜戴上,那是一副圆镜片的金丝眼镜,却早已经有些破碎。他向那扇铁窗外望了望,天色似乎已是黎明。

那两只老鼠从他进来的时候,便成了他的好友,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人二鼠渐渐熟悉起来,同吃同住同闹腾,当然,他是不怎么闹腾的。有时他甚至产生一种错觉,那两只不是老鼠,而是他的战友,没有它们,恐怕他早已经挨不下去了。

监牢是手臂粗的木头做的,潮湿的根部深扎进土地里,却不会像有阳光的树们,那样地温柔和谐。他甚至想过一拳可以把那些阻挡自由的木头们打到在地,然而也终于只是想想而已,毕竟他只是一个书生,须得印证"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古老的话。

昨天夜里他辗转反侧地想着自己的未来,不是被那群木头给关住丧失自由而悄悄地死,就是为了反抗那群木头轰轰烈烈地死,他想了很久,却突然觉得有第三种情况,可以让自己不死,就是告诉那些木头自己知道的事情,然后让自己彻彻底底地变成一个木头。这样想,他却突然觉得这是种罪恶。

身上的白衣早已经成了红色,那些是他的血。他依稀记得谁用鞭子抽打他的身体,那种疼痛毕生未曾经历,而此刻,那种切肤之痛再次袭上他的脑神经,他不知道怎么办,咬了咬牙,呆呆地看着那两只老鼠偷他昨晚的剩饭。身上的伤痕渗出新鲜的血液,鲜红地覆盖在他身上,红色得有些凄凉,又有些悲壮。(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算了吧!我只是个文人,何必遭受这等苦楚呢?他再次动摇他自己。

不行,同志们此刻肯定正在想办法救我,不能就这样出卖他们。另外一个声音阻拦着他。

窗外的鸟儿开始交响起来,黎明正当好,太阳却还藏在乌云后。

他听着这鸟声,突然想起母亲来。

母亲银白的头发和满脸的皱纹出现在他脑海,还有那双粗糙的手,金莲似的裹脚。他觉得不公,为什么社会有那么多不公?他愤怒了!“都怪这群可恨的木头!”他不自觉喊出声来。

“干嘛呢?大清早,吵你妈的!信不信老子抽死你!”门外的木头响起他的声音,那是一个胖胖的满脸横肉的大汉,他的帽子歪戴着,一脸的麻子,拿着警棍在木头上敲了敲。“妈的!皮又痒了!”他恨恨地发着声。

他立时噤声了,甚至想说句抱歉。然而终于没有。

他想,为什么世上竟然有人如此地凶恶?这整天泡在木头里的木头,整日不见阳光的木头,他就不会觉得厌倦么?

他想不通。

“你把这个戴着。”他听见她的声音。那时候她一脸笑容地望着他,把自己亲手做的护身符给他戴在脖子上,阳光洒在她的发梢,他从来没见过那么美的景色。

“梅若,你还好吗?”他喃喃地说。他又想起自己被囚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木头里,恐怕今生无缘再见了。

她的手那么温暖呵!她的颜色那么好看呵!只是,今生似已无缘了。

他突然想哭,突然不知道怎么办了,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他突然想唱些什么,今天,听说是在人间最后的一天,除非他告诉那些木头他所知道的情报。

他拿着那个胖木头给他丢来的早餐,两个发霉的窝窝头,一碗凉水,他留下一个窝窝头给了那两只老鼠,心想,这也算是我们的诀别餐了。

他被绑在一根柱子上,前面十多米的地方是一群拿枪的木头,枪口对准了他的胸膛。他还在想,我是说还是不说呢?

太阳从乌云里渐渐地飘了出来,一片光明的世界。他的眼镜迎着太阳发出的光,影子被阳光拉长。

他突然决定了。

“预备!”

他张开嘴,唱起了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放!”

他的鲜血洒进阳光里,阳光整个地跳出来,霎时间光芒万丈。

四 : 《囚》

轻拧眉、、黛腮垂

千千心事透过思量

婘袖幽襟春意暗藏

/

千百日、、半甲子

悠悠心事尽化怨怅(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叹柔肠都为君王伤

/

市井里、、红墙外

袅袅笛声为谁悠扬

谁怜思暮春梦一场

/

烟云过、、鸟飞翔

卿卿韶华望穿宫墙

愿今生轻弄女儿装

/

空叹息、、哀怨长

渺渺岁月看秋草黄

青泪孤灯纤手红妆

/

落花伤、、尘染霜

凄凄殒尽佳人已枉

凤楼高轩凝目痴望

********************

大三毕业

2016.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