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38-注册送38体验金-2017注册送白菜

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生死桥上看风景/大桥风景

作者: | 人气:3 | 时间:2017-07-17

一 : 大桥风景

大 桥 风 景

一座大桥,横跨潇水,与永明大道的南北两段相连,坦坦荡荡。大道两侧,高楼林立,茶楼酒吧,热闹非凡。大桥位处城区中心,桥南桥北,正是繁华地段。桥上,车辆行人,来往穿梭,尽管行色匆匆,却在极力编织自己美丽的梦。桥下,小船竹筏,自在飘游,虽然尘世纷扰,却依然努力寻找闹市中的宁静。一到晚上,街灯、桥灯、车灯、霓虹灯,缤纷五彩,华丽斑斓。这时明月失去了光泽,星灯分不清你我,有如灿烂春花,有如国庆焰火。一座大桥,一条大道,相依相并,交相辉映,构成了江永县城一道亮丽的风景。

五一大桥,虽然并不古朴典雅,却印满了江永人前进的步伐。五一大桥,虽然并不雍容华贵,却见证了一座山城从萧条走向昌盛的变迁。登上大桥,凭栏远眺,你可以看东方日出,可以观三峰雪景,可以赏山城夜色,可以听小桥流水。可以感受喧嚣闹市的繁荣,可以领略春花秋月的韵味。

清晨,你独倚栏杆,江风扑面,清凉舒适。文昌阁静静地伫立在朦胧曙色中,似乎在向你倾诉古城的悠久历史。陈家桥浮在江面上,与江中忽明忽暗的渔火相互渲染,让你体验“江枫渔火对愁眠”的诗境。随着笼罩山城的夜幕拉开,远处的山渐渐明朗起来,天空也变换着色彩,这时,山村树木从睡梦中惊醒,在湿漉漉的烟雾中忽隐忽现。当红艳艳的太阳跃上山头,江面上顿时金光灿烂,“半江瑟瑟半江红”,一幅色彩斑斓的画面令你惊叹,让人叫绝。

盛夏,当如火的夕阳落入灰蒙蒙的山里,那炎热的气浪却依然散发着淫威。人们禁不住房中的闷热,纷纷走上街头,涌上大桥,享受那清凉的江风,观赏那山城的灯火。在桥上,有三三两两依栏而立的人群,有带上小凳,坐在桥栏边谈天的老者,有一边嘻笑一边品尝着冷饮的姑娘,更有胆大妄为的青年,居然高高坐在桥栏上,似乎有独霸江风的贪婪。这边,可以看到成双成对的青年男女相依相偎;那边,则有相邀结队的老妇人读纸扇唱女歌。来往的车辆鸣叫着,卖冰棍的小孩吆喝着,江两岸娱乐场所的音乐喧闹着……大桥的夏夜既热烈又清凉,既繁华又舒坦。这独特的人文景观,美极了。

我喜爱大桥,常常一个人在大桥上漫步。特别是清晨,在天将亮未亮的时候,此时的大桥静静地躺在夜色中,真象一位疲惫的老人,经过一天的劳累,于是带着平和的呼吸,沉沉地睡去。星空经过夜的沉淀,滤去了空气中的尘土,滤去了满天的嘈杂,空气清新了,山城安静了。启明星在天空中眨巴着眼睛,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如果这时在桥上漫步,你尽可敞开心扉,去接纳大自然的天精地气,你尽可平心静气,去倾听那神秘宇宙的天籁之音。轻风拂面,你能够感触到春天的脉动,遐想神思,你可以品味天地万物之神韵。这是一种何等荡气回肠的舒适,这是一种何等超凡脱俗的享受。(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欣赏到一位老者在大桥上的二胡独奏。那是一个春天的早晨,我在大桥的这一头漫步,忽然,桥的那一边传来了悠扬高吭的乐曲。这绝妙的声音穿越夜空,溶进江水,伴着还在酣睡人的春梦,飘飘荡荡,洋洋洒洒。音乐时而雄浑,时而婉转,时而凄厉,时而缠绵。有时象渔歌唱晚,有时象长风出谷;有时象雨打芭蕉,有时象大海怒涛;有时象林中鸟鸣,有时象园中花语。我的心灵随之神往,随之激荡,随之交融。那种流动的美融进我的心田,那种轻灵的润凉使我的精神得到前所未有的升华。

我爱大桥,因为它会给你温磬,给你情趣,给你激情,给你享受。我爱大桥,因为大桥有难以言喻的美。 。

二 : 桥上风景,低眸浅忆

小桥到底不老,自我出生,他便存在。

岁月在他平坦的桥身烙下斑驳的皱纹,稚童踩在他身上的细小碎步转眼换做青年矫健挺拔的英姿。蹒跚的老者哆哆嗦嗦的眉目爬行过桥,一个个远去。

小桥对于我,究竟还是一个玩伴。他慈眉善目的守护着这个安静祥和的小村,却又像催命的刽子手一般催人老去。

小河自是温和,小桥自是悠然。第一声清脆的鸡鸣,村里缓缓升起的第一缕炊烟,三三五五稀稀拉拉的妇人手提大桶的衣物,在小河边熟练地搓洗着,高声谈论着自家的小孩,庄稼的收成,集市的喧闹。小孩背着破旧整洁的书包,胸前飘着鲜艳的红领巾神情愉快地从小桥一路小跑而去。不多时,位居半山的小学飘起朗朗书声。

小桥之于孩童,欢乐自是不少的。每天放学是小桥最热闹的时候,从山上小学一哄而下的孩童,麻利地蹭掉裸着小趾的布鞋,将书包往草丛一丢,像鱼儿一样扑通一声跳进河里,登时激起的水浪轻轻地逗笑了小桥。那一个个鱼般滑溜的小身躯一个潜水,一个蛙泳,扑哧扑哧地便爬上了桥。于是,三五个浑身湿漉漉的小子便在桥上一字排开,嘴里喊着“1、2、3”便又是扑通扑通地钻进了河里。从水里冒出来,抬头看看桥,被河水轻轻萦绕的桥墩还隐隐约约浮现着“井田桥,造于某某年”的斑驳字迹,像一张慈善的老者的笑脸,皱皱巴巴。

游泳、摸鱼、抓虾、捡鹅卵石,生活倘若一如此前美好,那倒没什么。一个一如往昔美好的傍晚,一群调皮的孩童游泳过后却赫然发现少了一个伙伴,几经寻觅,终于在小河的下游发现了她,河水温和地冲刷着她苍白无助的脸颊,一块磐石为她阻挡了河水的冲击。小村子顿时热闹起来了,老人牵来了哞哞叫喊着的牛,脸色苍白的孩童背朝天横放在牛背上,老人牵着牛在空旷的散着余温的晒谷场转来转去,拄着拐杖的老者,抱着还在吮奶的稚子的妇女,游泳过后还来不及换衣服的湿漉漉的滴着水的孩童,神情紧张地围着晒谷场站了一圈,像朝圣般紧张肃穆,直到她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水,缓过一口气,人群中才有了窸窸窣窣的叹气声。从那以后,父母便对孩子下了禁水令。黄昏笼罩中的小村便落寞了许多,小河静静地亘古不变似的流淌着,河水冲刷的微微声响,隐隐约约是小桥的叹息。(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小桥总是见证太多的逝去。那荒草丛生的河岸时而可见白幡飘动,一支支竹篱摆成的莫名的幡型。日落之时,高高低低的哭泣、喇嘛的祈颂声,送葬的队伍如一条惨淡的白绫在竹篱幡阵间穿行,这便是一个在世间存活了几十年的人离开这人世间最后的仪式。然而,这场景总会让我想起我那可亲可敬的姥姥。

姥姥的逝去于我而言是不可治愈的疼痛。那一个放学后的傍晚,我还是那样蹦蹦跳跳地回到家,把书包一放,便对四爷爷说:“我去给姥姥摘灯盏草啦。”姥姥喜欢吃用灯盏草做成的酸菜。正当我要迈出大门时,四爷爷却叫住了我:“不用去了,你姥姥已经去世了。”我是傻傻愣住了,在童年的世界里,我总以为死亡是教科书上莫须有的说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更何况逝去的那个人还是我最最亲爱的姥姥。“去把你六爷爷叫回来吧。”四爷爷低沉悲痛的声音硬生生地钻进我的耳膜。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跑出门,一口气冲到学校,撞进那群正在讨论问题的老师中找到六爷爷的。等我回到家时,家里骤然多了很多生疏的面孔。我恍恍惚惚地朝姥姥的房间走去,却被一个人猛的抓住了手臂,狠狠地甩在椅子上。

那也是在黄昏的小村,小桥依然静寂,河水冲击石子的哗啦声清晰可闻,我好像又看见了温和的河水下那一颗颗形状美妙的鹅卵石,象鱼般滑翔的戏水孩童。小桥像一个沉默寡言的老者,睿智而冷漠地看着送葬的队伍。我左手绑着惨白的白纱,走在人群中间,高高低低的哭泣在我的耳边回旋着,像孩童从桥上嗖的一声跳下溅起的万层细浪。绕着竹篱幡阵走了很久之后,在河边,他们点起了一朵白色的莲花,莲心是一根白色的蜡烛,闪着飘忽的光,在温和的流水中慢慢飘远。

我想,活着的人与死去的人究竟隔绝在哪了?是不是就像一条河的两岸,隔着潺潺流水,隔岸思念,却不可触摸?那么桥呢?是否有一道通向彼此的桥?我望向小桥,小桥静寂。终究,姥姥是离我远去了,在河的彼岸。

在这之后,我对小桥便又多了一份眷恋与依赖。放学后,我便有了在小桥逗留的习惯。我喜欢躲在小桥的桥墩突出的小空间里,晒了一天太阳的小桥很温暖,很安心。我靠着小桥,双脚泡在温和的河水里,静静的闭着双眼,便又看见了姥姥,那孱弱瘦削的身躯,温和怡人的言语,暖暖的双手,还有我喜欢的糖果。多年之后,姥姥依然出现在我的梦中。满山的惨白花絮,在她的坟前,她的声音轻轻飘来,我旋转着,却什么也看不见,一双可以让我感觉到温暖的手轻轻的覆盖在我的双眸之上。惊起,却是南柯一梦。

小桥究竟还是受伤了。漫天的洪水奔涌而来,连根拔起的竹团来势汹汹地卡在小桥的一个桥墩下,只见小桥慢慢撕裂开来,砰地一声,桥身断开,漫天洪浪翻滚。抢洪村民霎时哄然。

小桥目送着别人的远去,而今,我们目睹他的惨淡。生活,永远都是这样,一代取代一代,生活、生命,总是在不经意间阐释着存在与逝去的交替。

只是,河的彼岸,谁知道有什么。河的此岸,更应该活得刻骨铭心。

三 : 桥下的风景

|

赵州桥历经沧桑,坚固自不必说。论美,可能不如兰江桥。

兰江桥是我上下班的必经之途,每每从桥上走过,都会如初来乍到将桥细细打量一番。无论早晚,从桥上往下看,树荫下,草丛间,总会有几顶草帽在“点缀”沿岸的风景。走至桥头回望,才见有鲜活的生命在支撑着草帽,或蹲或坐或立。钓杆、浮标,或远或近伸向河心,“窥”视着河底游动的另一拨生命,那份专注,那份职守,那份不曾有过丝毫懈怠的尽职尽责,或许会让人“称羡称颂”。

静静的河面辉映朝霞的灿烂,见证晚霞的风采。草帽下的生命----钓翁,忐忑地守候着满怀期望的丰收,或没有丰收的期待。桥下,岸边,花草间,树荫里,又添了一道虽不太靓丽却能引人注目的“风景”。

每一个人都是一条生命,每条生命的赠予者,百分之百地期待那条新的生命从呱呱坠地起便活得风景如画,活得顶天立地。若果真如此,那风景如画、那顶天立地一说亦会无可辨识、无可理喻了。即便是一厢情愿的期待或终其一生亦无可实现的幻想,都会积极地支撑那条生命在有限的时空鲜蹦活跳,以期有模有样,有声有色。草帽下的生命也许奋斗过,奋斗来奋斗去还是没能跨过奋斗的门槛。也许挣扎过,挣扎来挣扎去,最后挣扎得无可奈何。于是,自我安慰自我快乐的生存方式便是从早到晚日复一日的垂钓了。即便每每空手而归,也会有明日复明日无声无息的乐而为之。

我以为:当属聊以打发时日而已,肯定不是酒足饭饱之后悠闲自得的垂钓。我以为:当属货真价实的稀里糊涂去钓鱼,“滥用私权”度光阴。话说得似乎有些重,但无论如何如此打发时日,在下实不敢恭维更不敢苟同。当然,人活着,各有各的活法,活着便是美好。活的质量是优是良是劣?没有固定的模式去衡量,也没有固定的标准去评判、去界定。(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人活着,未必要追求轰轰烈烈。但,总不能,破帽遮颜去钓鱼,望穿秋水守暑寒。

在平淡中追求热烈,在热烈中乐享平淡,是不是可以暂且作为茶余饭后讨论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