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38-注册送38体验金-2017注册送白菜

66文章网, 最全、最新、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

美丽的秋天/美丽的秋天

作者: | 人气:6 | 时间:2017-09-13

一 : 美丽的秋天

  没有春天的百花争艳,没有夏天的热情奔放,也没有冬天的银装素裹,湛江的秋向人们展现了她独特的美。

  秋姑娘是一位出色的画家,她悄悄地来到了郊外的田野,听到了农民伯伯们在讨论秋是什么颜色的。于是拿起手中的画笔轻轻一挥,给农作物换上了新衣裳。香蕉妹妹摆弄着黄色的新裙子,好看极了!看,那边发出淡淡的橙色光芒,原来是橘子姐姐提着漂亮的小灯笼,白天也不肯放下。茄子哥哥则披上了紫莹莹的风衣,而苹果弟弟找不到新衣裳,急得脸都红了……

  秋姑娘来到了渔港公园,听到了孩子们在讨论秋是什么颜色的。手中的画笔轻轻一挥,瞬间焕然一新。只见秋菊仙子们在争奇斗艳,白的似雪、粉的似霞……枯黄的小草默默地低下了头,似乎在对人们说:“再见了!明年春天我还会再回来的”。

  秋姑娘来到了美丽的玛珥湖,听到了游人们在讨论秋是什么颜色的。手中的画笔再次轻轻一挥,浅蓝色的湖水与蔚蓝的天空遥相呼应着,几朵棉花般的白云懒洋洋地享受着这一片宁静。这多姿多彩的秋色不禁让我想起了宋朝诗人苏轼的“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

  秋姑娘又是一位着名的音乐家,用手中的指挥棒谱奏出一首动听的乐曲。秋雨淅淅沥沥地下着,“滴答”“滴答”,那是秋雨弹起了心爱的土琵琶;“呼呼”“呼呼”,秋风鼓起腮帮子吹起了口风琴;“沙沙”“沙沙”,落叶从空中飘落,就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翩翩起舞,最后安全地落在大地妈妈的怀抱里;小鸟们躲在温暖的被窝里,“叽叽喳喳”地一展歌喉……

  古人云:“万美之中秋为最”,我爱这色彩斑斓、美妙动听的秋天!

 

    四年级:小鸟109

二 : 美丽的秋天美丽的奇遇

美丽的秋天美丽的奇遇

作者:刘亚杰

一直想做一只狼,一只北方灰色的狼。

当我一个不满十七岁的女孩,与它邂逅在北方深秋那个黧黑的夜晚。

在惊魂撕魂生与死的边缘挣扎后,我转危为安时。在它用心机和凶恶的目光与我青春善良的目光对峙了一个夜晚后,我重新评估了生命的真正价值。当黎明的晨曦照在它灰色脊背上,温暖了它冰冷嗜血的野性时。在它转身的那一瞬间,露出的不再是死神般的狰狞目光。而是别时的哀伤和温柔。我忽然心生怜悯有了眷恋不舍的情结。

尽管在书本上,对狼这种食肉动物描写的那么凶恶,那么残暴,那么令人发指。然而在那个凄冷的夜晚,我们十几个女孩子在它的贪婪、机智交错的守候中都很平安,直到今天我都觉得,这只狼,同世间一切生灵一样,有它最善良的一面。(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几十年过去,这只灰狼的精神叫我一直不能忘怀,刻在了记忆的深层,对它心生无限的感激。感激那一夜叫我从此长大,感激那一夜叫我从此变得勇敢,感激那一夜叫我从此学会做事执着与自信,也感激那一夜,叫我学会善良。此后的人生路上,它的精神一直激励我。

北方的秋天变化特别大,群山像病入膏肓,回光返照的病人一样,在给你偌大的惊喜之后,便是离殇。

当满山的翠绿变成没有光泽墨绿衰老的迹象时,便知秋来了。一场微霜扫过,忽然又满山漫岭盛装来袭,层林斑斓夺目,岭岭多彩缤纷。

小兴安岭又升腾激情的火焰,送来了美轮美奂的季节,五花山像一个娇艳欲嫁的新娘,要多娇美有多娇美,让你百看不厌。似所有的画家把大桶的油彩泼上了山坡,任其流淌,在大画布上,形成了一幅天然的迷人盛景。让你流连在其中,不忍往返;像九天仙女飞梭走线用妙手神工织就的辉煌绚烂的锦缎,铺向蜿蜒起伏层层叠叠的远山近岭,赤橙黄绿青蓝紫,美不胜收。你便觉自己像自由之神一样在天堂遨游。

秋,更把用阳光雨露之精华酝酿了一季的山珍美味,倾囊奉献。采山人陶醉在赏美景,庆丰收的喜悦中,山歌四起,笑声荡漾。

白露秋霜不断袭来,秋以最后一丝的抗拒,无奈地卸了浓妆。把万倾的绿色生命送上了轮回之路。山风刮起来了,风里夹杂着看不见的利刃。

大白霜以其无情的冷漠,驾着山风的威力,狂虐的横扫遍野,从山顶到山脚,从林间到草原。一时间芳草凄凄,满目疮痍。蛙声哑了,虫声寂了,鸟儿的翅也僵了。

往日那如火如荼红邑漫天的枫花凋零了。葱茏的、殷红的叶片隆起叶脉卷成卷冻的瑟瑟发抖,脸色枯黄。无力悬挂在树上摇摆昔日的风姿,纷纷从枝上跳下来,匍匐在母亲的脚下。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春的勃发,夏的热烈,秋的无情和冬的恐怖。

冷风打着旋,拧着劲,象芒针一样硬往我的领口、袖口、裤管里叮;北方的老秋真冷了啊,我耸着肩,使劲把脖子往衣领里缩,双手抄在袖筒里,大步小步地朝前方隐约看见的帆布帐篷奔去 — 这是我的宿舍。

午后四点多,天已蒙蒙地黑下来了,帐篷里用汽油桶改装的大铁炉子里架着大块的木材。呼呼地舔着火舌,抵挡着外面的寒风,气死风灯挂在帐篷里离门不远的柱子上,忽明忽暗带死不活的摇曳着。

十八九个女孩正围着大铁炉子周围吃晚饭,白菜汤和玉米饼子,个个吃的津津有味。李姐,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受领导之托照顾我,已经把我的饭菜打回来,放在铁炉子上热着呢!

这是一九七0年,我上山下乡后的第一个秋天。中学毕业后的我,在距离爸爸妈妈居住的小镇三十多里地之外,一个仅有十六户人家的小山村里教学。

当时,领导送我到目的地时,告诉我说:“住的地方艰苦些,但应该想想,比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的条件好多了”。他把我交代给了知青李姐,并告诉李姐:这是新来的老师帮忙多照顾她。他又把我安排和上山下乡的二十几个女孩子住在一个青年点帐篷里,这顶帐篷离我的学校有四里地之遥。帐篷门前七八米远是一条运材路,其余三面是树林子,离帐篷不远处有一座养路房,那里住着从江苏下放来的万叔叔和给知青做饭的王师傅。

那时文革潮刚刚平息了一些,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洪流滚滚,我也只能随潮逐流,毕业之后被知青办分配到山场教学了。

我当老师的原因很奇妙,当时的运动把所有的‘臭老九’都批臭了,学校几乎瘫痪,没有人愿意再当老师,只好从刚毕业的青年里挑选。

时下领导问我,你平日里都会干啥,我不知道他问话是什么用意,随便说了一句,我会唱歌。就这一句话,便把我的命运与人民教师这个称号绑在了一起,走进了教师队伍。

那时年龄太小,不知江湖风云与险恶。分配时只说了句表决心的话,就被分配到没有人愿意来的小山村。在青春无忌快乐的日子里,开始了我知青代课的生涯。

所有的知青们都是军事化管理,每天天一擦亮,就上山干活,晚上收工后才能见到她们。白天帐篷里只有孤零零的我。我怎么也不敢自己在帐篷里呆着,这顶帐篷是在林子间开出的一块空地上支起来的。搭的是大通铺,铺下青草蔓延,长得和床一样高,时不时地会有青蛙蹦出来,草里的各种虫子会跑出来,听说还抓到过蛇。

我太害怕了,没人的时候会偷偷地掉眼泪,又不敢说。一个人民教师,害怕虫子,怎么能说出口,又怕说出来,他们笑话我,数落我胆子小。每当这时候,我好想家,我硬着头皮告诉自己要挺住。

知青队的女孩子们我不熟悉,她们的本事令我佩服,一个个胆子都很大,干活也利索,每天上山爬岭,什么样的野虫都见过。天天晚饭后,就听她们带着得意的语气讲述白天发生的惊险故事。

什么在她们一起喊着‘顺山倒’的号子里,伐倒了一棵两个人也合抱不拢的大红松。什么几台拖拉机用了半天的时间才把陷到冻扳道里的集材汽车拖上来了。还有碰到了黑瞎子,吓得谁跑丢了鞋等等,这故事我听了都新鲜。嘴里不说,心眼里赞美她们的勇敢和勤劳。

最吸引人的,就是每天都有新鲜的野果拿回来,酸酸的黑瞎子胆,红红的托盘果,黑黑的臭李子,紫红的山丁子,还有挂了霜山葡萄,狗枣子……只要山里有的,都会在她们的小兜里变出来。

每当这时候,李姐都会告诉她们,别忘了给我留着。她们像大姐姐一样爱护我,宁可自己不吃也给我留着尝鲜。

对我这个女老师也很尊重和敬佩,年纪小小的就做了人民教师,是很了不起的,工作轻松又体面。比不得她们,上山轮斧头打枝桠、拉锯伐木什么活都干。穿戴像男孩子一样,穿黄胶鞋,束腿绑。一天到晚钻林子。收工回来后蓬头垢面,油黑发亮的发辫上挂着杂草和松针,手上满是老茧和裂痕,青春的面容被山风吹成褐色,稚气未脱的脸蛋被风雨滋润的过早的成熟了。

我和她们年龄相仿,年轻人心存好奇,又无芥蒂,彼此很好沟通,她们便围着我问我的名字,问我的家在哪里,问我怎么能当了老师,问的语气带着向往,带着亲切。在慢慢的交流中,我很快和她们成了好朋友,我不再感到孤单。

少年不知愁滋味,年轻人快乐很多。也许是生活陶冶了她们的脾气,也许是父辈辛劳潜移默化的影响,我很少听见她们喊苦叫累的埋怨,每天晚上她们都会围坐在被窝里,谈论白天发生的事,或者轮流唱着我教给她们的歌,一首又一首,疯够了,才叽叽喳喳的躺在被窝休息。第二天依旧重复去做昨天的工作。

知青堆里,我和李姐最好,李姐的家就住在小村里,由于母亲去世得早,父亲又给她娶了后娘,李姐讨厌她,与继母处不上来就搬到青年点来住。她不和青年们上山,负责给帐篷里烧炉子,我和她接触时间也最多,有时她会到学校等我下课,一起回宿舍。

这天,青年队的人们收工早些,围在李姐烧的暖暖的铁炉子边上边吃饭,边取暖。忙活完了,天也黑幽幽的分不清四野景色了。

山里的秋天,天越来越短了。在接近冬天的季节刮起风来很特别又大又猛。群山呜咽,树干发出刺耳的叫声,时不时地会传来老树被刮得咔擦咔擦断裂的声音,叫你有一种飞沙走石,山崩地裂的感觉。

有时不知是什么东西被刮过来猛砸在帐篷顶上。引起女孩子们恐惧的尖叫声。帆布帐篷被刮的呼呼哒哒直响。帐篷四周围的布像海浪一样,波涌起伏,飘摇欲飞。大家都不敢睡觉,生怕什么时候山风把帐篷连同自己刮到什么地方去。心惊肉跳的围着铁炉子说着话。

大铁炉里的火借着风势着的很旺,因风向不定,一股股的浓烟不断地从炉子里呛出来,大家呛得受不了,只好打开门往外放,风转着圈的刮,烟放不出去,屋里却冷了,呛得厉害了,李姐只好把门用树墩倚上,告诉大家都进被窝,说烟往高走,躺下就不呛了。屋里放的凉了,被子也冰凉,大家只好两人挤在一起,把被子加盖上,互相取暖,累了一天,又叫风折腾一夜,姑娘们早乏了很快进入了梦乡。

灯下,我给孩子们批着作业,李姐挨着我的身边,注意炉子里的火。这个时节炉子里的火是不能断的,要不后半夜姑娘们都会冻醒。干木材着得快,李姐一夜要不断的往里续柴火。

梦中,李姐推醒我,变了声地说:“你看,那是不是谁家的狗,”我朦胧着眼顺着李姐指的方向,看见了开着的门边坐着一个灰色的家伙。我不知道山里会有狼,就说:“是狗吧!”李姐深怕惊动它,小声坚定地说:“不像,是狼!”我当时就清醒了!一下子躲到了李姐的背后。心咚咚的快跳到嗓子眼了,眼睛盯着那个灰色的怪物。

李姐轻轻地把大家都叫醒了,让挨门口近的人都慢慢地往里挪。她不慌不忙地说,手里握着木棒,像卫士一样盯着门口的灰家伙。大家都慌成了一团,尽量小声地行动着,等挪到了离门口稍远的地方就抱在了一起。

在炉火的映衬下,大家都看得十分清楚,那家伙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两只眼睛放着蓝莹莹透绿的光,在黑夜里显得贼亮贼亮的,两只耳朵直竖着,略尖的嘴巴紧闭着,一副不可侵犯的威严,深灰色的毛戗刺着,死死的盯着炉里的火光,那样子好像特恨那着着的炉火。

屋里死一样的静寂,胆小的吓得直哭,李姐安慰大家说:别怕,咱们人多它进来咱们就一起上,不信治不了他,再说,狼怕火,只要炉子里有火它就不敢进来。可说归说,谁知道它会怎样对待我们呢。

有人想起了养路房的万叔叔和王师傅,这两个人平时是青年点的主心骨,什么大事小情都找他们拿个主意,他们把这帮知青当成自己的孩子,像父辈一样呵护。

鬼哭狼嚎的一顿喊,真把万叔叔和王师傅叫醒了,万叔叔推开窗问什么事,听说有狼进帐篷以后,着急地说:“那不是什么狗,一定是狼,谁也不许一个人下地,都在床上待在一起”,听万叔叔和王师傅的话大家更紧张了。只听养路房那边叮叮当当传来敲水桶和脸盆的响声。

漆黑的大山里除了风吹林吼别无一点声响,万叔叔和王师傅的敲打声一阵比一阵紧,回响声把风声压了下去,看来他们也不敢走出养路房。

此时是夜里一点多钟了,我们仍旧在惊恐中目不转睛地和它的双眼对峙着,希望它听到响声吓得离开。然而它是那样的坚定,竟聪明的依着门边,生怕风把门刮得关上。

它的两眼并没有疲劳,依旧莹莹发着蓝绿色的光,那光看的人酥骨,不寒而栗。它是那样的耐心守候,等待时机成熟,捕获它的猎物,又那样的坚定不移地相信自己,它会有成功的收获。

我在李姐的怀里哆嗦着,可无论怎么害怕,我都一眼不眨的看着它,不想回避狼的目光,我觉得它的目光里有一种坚毅,甚至幻想它能和我的眼光直视一下,看懂我。

然而我发现它的警觉比我们更高,生怕有一点疏忽丢掉了即将到口的美味,或者令它自己失去生命。

我盼望着天快亮,我盼它快走,盼望这个秋夜不要发生可怕的事。可我一想要它走,心里便一战栗,就觉得它走了再也见不到它了,这只和我一样孤单的狼,没有同伴怎么生活。

我曾听说,狼大多是群居动物,团队精神极佳,纪律极严。头狼会用巧妙的战术指挥它的部下围狩猎物,捕获的猎物会有等级区分享受,狼很少有一只独来独往的。

都说狼横草不过,这只狼怎么了,是什么原因叫它铤而走险,孤单地来到这人声嘈杂的小村里,来到炉火照红的显眼处,来到这住了十几个鲜活女孩的帐篷前。

这都不是狼这种动物,该有的行为,难道它忍受不了孤独,也害怕秋夜这如鬼嚎叫的大风,想找有人的地方驱除恐惧。还是受了伤,因为力量单薄捕不到猎物而饥饿。我左猜右猜不明白它为何会这样做。我就这样看着它的眼神,猜着它的心思,我不再害怕它,倒是很怜悯它,我想要是有肉就好了,吃饱后也许它会走,可那年头,我们连个肉星都看不到。

就这样我们瞪着眼睛看着它,大眼瞪小眼,拿它没办法。万叔叔和王师傅那边仍然在拼命的敲水桶和盆子,时不时的问我们它走没走。

大家忍着撕肺般的煎熬,等待天亮,时间像停住了,夜色无边无际。火炉里的火也快着过了,只有星星点点的火亮,我们真害怕这点火亮也灭了,这是一个几乎让人绝望的夜晚。

空气凝固了,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李姐的手递给我的时候满手心都是汗,我知道她守在最外边,靠门最近,心里的恐惧自然要比我们多几倍,我们就这么熬着,帐篷里早就冷了,紧张的我们谁都不觉得。炉子里最后的火星灭掉了。只有那盏气死风的煤油灯还在不死不活的亮着,现在这盏灯,我们把它看得比什么都珍贵,有了它我们还能隐隐约约监视它模糊的身影。他成了我们心中最神圣的圣火,即使它那么幽暗。

我们都担心没了炉火,它会不会向我们扑来,出乎我们的想象,这只灰狼依旧一动不动地用眼睛盯着屋里。看那意思在等这盏油灯也熄灭吧,它已经有了成就感,旺旺的炉火都灭了,还怕等不灭一盏油灯,它的耐力无法用语言形容,眼里那坚毅的神色没有因任何影响而动摇。

万叔叔他们敲得声响对他来讲像没听见一样,它头都不动一下,眼也不斜视,好像那不是对它的警告,倒像是给它加油助威。它以一只动物轻蔑的姿态和世界上有思维的高级动物较量着,它用一个不怕死的精神压倒十几个怕死懦弱的人类,我突然觉得好可悲,内心好羞愧。

我不知不觉的从心眼里开始喜欢这只狼了,假如我们之间的任何人要有这只狼的精神,也不至于可怜兮兮的躲在被窝里等死,也不至于敲破水桶打扁盆吧,我在胡思乱想着。

东方发白了,晨光将这只守候帐篷一夜的特殊哨兵照的清晰醒目,它依然是目光炯炯,威风不减。它没有因为天亮而惊慌,反倒是把头转向了太阳,慢慢地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它一夜都没变的姿势,拖着蓬松的大尾巴,昂头向着太阳走去。

忽然!它又停住了,回过头来看了看帐篷,似乎有些依恋不舍,我看见它这时的眼神那种蓝莹莹透绿的光已经消失了,是那样的平静,和自家养的狗一样顺眉低眼,满是温柔。

它走了,制造一场惊心动魄的玄虚后,留下它欲望失败后的那种坦然,留下它不因失败沮丧萎靡自弃的自信,留下了大惊大险后的从容,留下了抵制凶残转为善良的美好。

在新的一天向着太阳寻找自己新的目标。它走了,很优雅地走了。

三 : 美丽的秋天

美丽的秋天

炎热的夏天过去了,凉爽的秋天来了。

高高的天空上飘着几朵白云,有的像棉花糖,小朋友看了就流口水。展翅飞翔的大雁,扇着翅膀往南飞。

秋天,瓜果飘香,硕果累累的果园里有:红彤彤的苹果、又圆又甜的橘子、香香的梨、美味又可口的柿子......很多很多种水果,它们好像在说:“多美啊!”

远方的小溪里游着几只嘎嘎叫的花鸭,好像在说:“多美的五彩霞呀!”

近处的小朋友,有的在观察花朵、有的在观看蜜蜂、有的在草地上玩耍、有的在写笔记、玩得真快乐。( 文章阅读网:www.66460.com )

多美的秋天呀!我爱秋天,秋天是瓜果飘香的季节。

斑马线

四 : 美丽的秋天

美丽的秋天